Tag Archives: 香港離婚

香港離婚訴訟之管轄權爭議與禁訴令

香港離婚訴訟之管轄權爭議概述

香港是一個真正的國際化都市,香港的居留人口中來自中國大陸、台灣、美國、英國、歐洲、南亞、日本、韓國等地的人口均很多。因此,在香港的離婚案件,涉及跨境和國際婚姻的比例非常高。跨境婚姻的離婚訴訟中涉及到一個重要問題是管轄權爭議,即一方在香港提起離婚訴訟,而另外一方則可能不希望在香港訴訟,而希望在香港之外的另一個法域的法庭提起離婚訴訟,從而形成管轄權衝突。

香港法庭對離婚案件行使管轄權的基礎

香港法庭對離婚案件行使管轄權的法律基礎是《婚姻訴訟條例》(香港法律第179章)第3條之規定。根據該項規定,香港法庭在以下三種情況下,對離婚案件具有管轄權:

  1.  在離婚呈請或申請提出時,婚姻兩方中的任何一方以香港為居籍;
  2.  在離婚呈請或申請提出前的三年內,婚姻兩方中的任何一方在香港通常居住滿三年;
  3.  在離婚呈請或申請提出時,婚姻兩方中的任何一方與香港有重大的聯繫。

管轄權的衝突

香港法庭依照上述《婚姻訴訟條例》第3條的規定確定自己是否有管轄權。對於一個跨境婚姻而言,婚姻的另一方可能並非香港居民,也並非居住在香港,則婚姻的另一方有可能會在其居住的另一法域(並非香港)提起離婚的訴訟,而另一法域通常也僅會根據該法域自己的法律規定決定是否對該離婚訴訟有管轄權。因此,同一個離婚訴訟,在香港和另一法域的法庭同時轉開離婚訴訟的可能性很大。 面對離婚訴訟管轄權衝突的問題,訴訟參與方應該採取正確的策略。

呈請人一方的訴訟策略

對於呈請人(即提起離婚訴訟的一方)而言,如果他/她不希望離婚程序在香港法庭展開,從一開始就必須想清楚,且不應在香港的法庭提交離婚呈請。這是因為,香港法律有“自願接受香港法庭管轄”的原則。意思是,如果一方自願接受香港法律的管轄(無論法庭是否實際上有管轄權以及無論香港是否是方便管轄的法院),則禁止事後反悔。在實踐中,沒有經驗的離婚呈請人可能會先向香港法庭提交離婚呈請,事後又想終止香港的訴訟程序而到另一法域的法庭展開訴訟。然後,除非訴訟的對方同意,否則這種事後想要終止香港訴訟程序的申請往往不被香港法庭接納,因為香港法庭會將申請人在香港法庭提交離婚呈請的行為,視為主動接受香港法庭的管轄。

對於呈請人一方而言,如果被呈請人一方(即離婚訴訟中的被告一方)已經在香港以外的其他一個法域已經提起另一個離婚訴訟,呈請人一方可以考慮向香港的法庭申請禁訴令,禁止被呈請人一方繼續在香港之外的法庭進行訴訟的行為。

被呈請人一方的訴訟策略

對於被呈請人一方而言,如果他/她不希望離婚程序在香港法庭展開,則他/她應該在向香港的法庭提交任何實質性的答辯之前,向法庭提出管轄權的爭議。如果被申請人一方在沒有提出管轄權爭議或者保留提出管轄權爭議的權利的條件下,提交了實質性的答辯,則可能被法庭視為自願接受香港法庭的管轄而不得反悔。  

被申請人一方所提出的管轄權爭議通常可以基於以下兩個法律基礎之一:一是香港法庭在《婚姻訴訟條例》第3條下沒有管轄權(即不符合第3條之任何一項) ;二是雖然香港的法庭在上述《婚姻訴訟條例》第3條下有管轄權,但是相比較香港之外的另一個法域的法庭而言,香港並非一個最方便管轄的法院。

香港離婚訴訟中的不方便管轄原則(forum non convenience)

Read More »

香港離婚訴訟中的財產披露制度

香港離婚訴訟之財產披露制度概述

        香港離婚訴訟中,財產披露主要是通過雙方各自向法庭提交自己的財產披露文件(表格E)來實現的。法律上,雙方均有義務如實、準確地披露自己名下的財產、收入、權益及負債等財務狀況信息及文件。財產披露文件(表格E)必須以宣誓的方式簽署。在香港的法律制度下,原則上任何人故意在宣誓的文件中做不實的陳述,可能構成藐視法庭的刑事罪行。

        雙方交換財產披露文件(表格E)後,每一方均有權以問卷(Questionaire)的方式針對對方提交的財產披露文件中的內容提出合理的疑問,並要求對方提供進一步的解釋、說明或相關證據文件。如雙方就具體某一事項是否需要披露及披露的的內容或程度有爭議,則由法庭決定並作出命令。法庭在考慮是否命令一方作出具體的某一項披露時,通常需要考慮:(1)關聯性,即該被要求披露的文件是否與對方的財務狀況相關; (2)被要求披露的一方持有或能夠合理地獲得該被要求披露的文件; (3)合理性。例如,如果僅僅是很小額(例如1000元)的金錢支出,而被要求披露的一方已對金錢支出的用途(例如購買衣服)作出合理的說明,法庭可能不會支持另一方要求對方提供支出憑證的申請。

        總而言之,在香港的離婚訴訟制度下,各方的財產披露義務,另一方通過問卷的方式提出疑問的權利,以及法庭就財產披露爭議作出命令的權力,構成了香港離婚訴訟中財產披露制度的基礎。

 

拒絕財產披露的法律後果

        如上述,財產披露文件需要以宣誓的方式簽署,故意作出虛假的宣誓可能構成一項藐視法庭的刑事罪行。然而,此種刑事罪行的舉證標準非常高,實踐中並不常見。

        而法庭對於拒絕作出充分的財產披露的一方,更願意作出的是訟費上不利命令(即要求不合理地拒絕充分和及時作出財產披露的一方承擔由此產生的法律程序的訟費),以及在該方拒絕充分披露的事項上對該方作出不利的財產推斷。

        在香港的離婚訴訟案例LKF v LCYY [2012] HKFLR 398中,丈夫和妻子都沒有就財產做充分和坦誠的披露,法庭根據案子的具體情況,對丈夫作出不利的推斷,推定丈夫沒有披露的財產價值為2500萬港幣,而推定妻子沒有披露的財產價值為450萬港幣,並以此為基礎來分割資產。

 

不可使用不合法的手段調查對方的財產

        在一些離婚訴訟程序中,一方為取得對方的財產線索或資料,可能會使用非法的手段調查和獲得對方的財產信息和資料,但通過這樣的方式所取得的證據,很可能因為手段非法而不被法庭接納(inadmissiable).

        英國的案例Imerman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