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852) 5103 9249; (86) 15018939249

香港法院诉讼

Archive | 香港法院诉讼

香港离婚诉讼之管辖权争议与禁诉令

二月 14, 2019  |   Posted by :   |   香港法律事务, 香港法院诉讼, 香港离婚及家事法   |   0 Comments

香港离婚诉讼之管辖权争议概述

香港是一个真正的国际化都市,香港的居留人口中来自中国大陆、台湾、美国、英国、欧洲、南亚、日本、韩国等地的人口均很多。因此,在香港的离婚案件,涉及跨境和国际婚姻的比例非常高。 跨境婚姻的离婚诉讼中涉及到一个重要问题是管辖权争议,即一方在香港提起离婚诉讼,而另外一方则可能不希望在香港诉讼,而希望在香港之外的另一个法域的法庭提起离婚诉讼,从而形成管辖权冲突。

香港法庭对离婚案件行使管辖权的基础

香港法庭对离婚案件行使管辖权的法律基础是《婚姻诉讼条例》(香港法律第179章)第3条之规定。 根据该项规定,香港法庭在以下三种情况下,对离婚案件具有管辖权:

  1.  在离婚呈请或申请提出时,婚姻两方中的任何一方以香港为居籍;
  2.  在离婚呈请或申请提出前的三年内,婚姻两方中的任何一方在香港通常居住满三年;
  3.  在离婚呈请或申请提出时,婚姻两方中的任何一方与香港有重大的联系。

管辖权的冲突

香港法庭依照上述《婚姻诉讼条例》第3条的规定确定自己是否有管辖权。对于一个跨境婚姻而言,婚姻的另一方可能并非香港居民,也并非居住在香港,则婚姻的另一方有可能会在其居住的另一法域(并非香港)提起离婚的诉讼,而另一法域通常也仅会根据该法域自己的法律规定决定是否对该离婚诉讼有管辖权。因此,同一个离婚诉讼,在香港和另一法域的法庭同时转开离婚诉讼的可能性很大。 面对离婚诉讼管辖权冲突的问题,诉讼参与方应该采取正确的策略。

呈请人一方的诉讼策略

对于呈请人(即提起离婚诉讼的一方)而言,如果他/她不希望离婚程序在香港法庭展开, 从一开始就必须想清楚,且不应在香港的法庭提交离婚呈请。 这是因为,香港法律有“自愿接受香港法庭管辖”的原则。意思是,如果一方自愿接受香港法律的管辖(无论法庭是否实际上有管辖权以及无论香港是否是方便管辖的法院),则禁止事后反悔。  在实践中,没有经验的离婚呈请人可能会先向香港法庭提交离婚呈请,事后又想终止香港的诉讼程序而到另一法域的法庭展开诉讼。 然后,除非诉讼的对方同意,否则这种事后想要终止香港诉讼程序的申请往往不被香港法庭接纳,因为香港法庭会将申请人在香港法庭提交离婚呈请的行为,视为主动接受香港法庭的管辖。

对于呈请人一方而言, 如果被呈请人一方(即离婚诉讼中的被告一方)已经在香港以外的其他一个法域已经提起另一个离婚诉讼,呈请人一方可以考虑向香港的法庭申请禁诉令,禁止被呈请人一方继续在香港之外的法庭进行诉讼的行为。

Read More »

香港离婚诉讼之管辖权争议与禁诉令

一月 16, 2019  |   Posted by :   |   香港法律事务, 香港法院诉讼, 香港离婚及家事法   |   0 Comments

香港离婚诉讼之管辖权争议概述

香港是一个真正的国际化都市,香港的居留人口中来自中国大陆、台湾、美国、英国、欧洲、南亚、日本、韩国等地的人口均很多。因此,在香港的离婚案件,涉及跨境和国际婚姻的比例非常高。 跨境婚姻的离婚诉讼中涉及到一个重要问题是管辖权争议,即一方在香港提起离婚诉讼,而另外一方则可能不希望在香港诉讼,而希望在香港之外的另一个法域的法庭提起离婚诉讼,从而形成管辖权冲突。

香港法庭对离婚案件行使管辖权的基础

香港法庭对离婚案件行使管辖权的法律基础是《婚姻诉讼条例》(香港法律第179章)第3条之规定。 根据该项规定,香港法庭在以下三种情况下,对离婚案件具有管辖权:

  1.  在离婚呈请或申请提出时,婚姻两方中的任何一方以香港为居籍;
  2.  在离婚呈请或申请提出前的三年内,婚姻两方中的任何一方在香港通常居住满三年;
  3.  在离婚呈请或申请提出时,婚姻两方中的任何一方与香港有重大的联系。

管辖权的冲突

香港法庭依照上述《婚姻诉讼条例》第3条的规定确定自己是否有管辖权。对于一个跨境婚姻而言,婚姻的另一方可能并非香港居民,也并非居住在香港,则婚姻的另一方有可能会在其居住的另一法域(并非香港)提起离婚的诉讼,而另一法域通常也仅会根据该法域自己的法律规定决定是否对该离婚诉讼有管辖权。因此,同一个离婚诉讼,在香港和另一法域的法庭同时转开离婚诉讼的可能性很大。 面对离婚诉讼管辖权冲突的问题,诉讼参与方应该采取正确的策略。

呈请人一方的诉讼策略

对于呈请人(即提起离婚诉讼的一方)而言,如果他/她不希望离婚程序在香港法庭展开, 从一开始就必须想清楚,且不应在香港的法庭提交离婚呈请。 这是因为,香港法律有“自愿接受香港法庭管辖”的原则。意思是,如果一方自愿接受香港法律的管辖(无论法庭是否实际上有管辖权以及无论香港是否是方便管辖的法院),则禁止事后反悔。  在实践中,没有经验的离婚呈请人可能会先向香港法庭提交离婚呈请,事后又想终止香港的诉讼程序而到另一法域的法庭展开诉讼。 然后,除非诉讼的对方同意,否则这种事后想要终止香港诉讼程序的申请往往不被香港法庭接纳,因为香港法庭会将申请人在香港法庭提交离婚呈请的行为,视为主动接受香港法庭的管辖。

对于呈请人一方而言, 如果被呈请人一方(即离婚诉讼中的被告一方)已经在香港以外的其他一个法域已经提起另一个离婚诉讼,呈请人一方可以考虑向香港的法庭申请禁诉令,禁止被呈请人一方继续在香港之外的法庭进行诉讼的行为。

Read More »

香港离婚诉讼中的财产披露制度

一月 11, 2019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香港离婚及家事法   |   0 Comments

香港离婚诉讼之财产披露制度概述

         香港离婚诉讼中,财产披露主要是通过双方各自向法庭提交自己的财产披露文件(表格E)来实现的。 法律上,双方均有义务如实、准确地披露自己名下的财产、收入、权益及负债等财务状况信息及文件。 财产披露文件(表格E)必须以宣誓的方式签署。在香港的法律制度下,原则上任何人故意在宣誓的文件中做不实的陈述,可能构成藐视法庭的刑事罪行。

         双方交换财产披露文件(表格E)后,每一方均有权以问卷(Questionaire)的方式针对对方提交的财产披露文件中的内容提出合理的疑问,并要求对方提供进一步的解释、说明或相关证据文件。 如双方就具体某一事项是否需要披露及披露的的内容或程度有争议,则由法庭决定并作出命令。 法庭在考虑是否命令一方作出具体的某一项披露时,通常需要考虑:(1) 关联性,即该被要求披露的文件是否与对方的财务状况相关; (2) 被要求披露的一方持有或能够合理地获得该被要求披露的文件; (3) 合理性。例如,如果仅仅是很小额(例如1000元)的金钱支出, 而被要求披露的一方已对金钱支出的用途(例如购买衣服)作出合理的说明,法庭可能不会支持另一方要求对方提供支出凭证的申请。

总而言之,在香港的离婚诉讼制度下,各方的财产披露义务, 另一方通过问卷的方式提出疑问的权利,以及法庭就财产披露争议作出命令的权力,构成了香港离婚诉讼中财产披露制度的基础。

 

拒绝财产披露的法律后果

         如上述,财产披露文件需要以宣誓的方式签署,故意作出虚假的宣誓可能构成一项藐视法庭的刑事罪行。 然而,此种刑事罪行的举证标准非常高,实践中并不常见。

        而法庭对于拒绝作出充分的财产披露的一方,更愿意作出的是讼费上不利命令(即要求不合理地拒绝充分和及时作出财产披露的一方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程序的讼费),以及在该方拒绝充分披露的事项上对该方作出不利的财产推断。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 香港伦敦金投资诈骗案件的诉讼代理

七月 16,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 – 香港的伦敦金诈骗案件

在几年前,我写过一篇《香港的电邮诈骗诉讼及其代理》的文章,介绍如何处理通过向警方报案及香港民事诉讼处理电邮诈骗案件。 香港的电邮诈骗案件仍然没有杜绝,但另一种金融诈骗形式,即通过引诱客户投资伦敦金而进行诈骗的形式,却在香港近年来愈演愈烈,受害者主要是中国大陆、台湾、新加坡及海外的华侨。本文将对这种伦敦金诈骗案件的诉讼代理进行介绍。

香港的伦敦金投资诈骗案件的形式

香港发生的以伦敦金投资为幌子进行诈骗的形式在报章上已经有较多的报导。根据维基百科及相关报道的伦敦金诈骗案件,例如:

  1.   由美女通过社交软件结识潜在的投资者, 引诱潜在投资者在不良的金融公司开立伦敦金交易账户;
  2.   以高额回报,引诱潜在投资者向金融公司支付款项,作为所谓投资伦敦金融金的投资资金;
  3.   通过账户交易软件App, 使投资者可以通过app查阅投资账户的余额及交易记录;
  4.   诱骗投资者签署授权书和交出投资账户的登入信息;
  5.   代表投资者进行多次操盘,引致账户全部或大部分亏损;
  6.   告知投资者账户资金已经全部或大部分亏损,无法退回。

伦敦金诈骗案件的的事实和法律分析

Read More »

香港离婚诉讼:诉讼待决期间赡养费的法律问题

在以往的文章中,本人介绍过香港离婚诉讼中的财产分割及赡养费的问题。 在本文中,本人将介绍在离婚诉讼的待决期间申请临时赡养费的法律问题。

一、什么是诉讼待决期间的赡养费(Maintenance Pending Suit)

在香港的法律制度下,一场有关离婚、子女抚养、赡养费和财产调整的离婚诉讼从提起到法庭作出判决往往旷日持久,可能会需要一年或以上。而在诉讼期间,在香港的法律下,如果子女或妻子并无足够的经济来源,可以向法庭申请诉讼待决期间由丈夫按月支付临时的赡养费。

该等诉讼待决期间的赡养费的命令下的临时赡养费,将涵盖到作出最终的诉讼判决之日之前。命令一旦做出,被申请一方(通常是丈夫)会需要遵守命令在诉讼期间支付赡养费。 法庭在作出正式的财产调整和赡养费的判决后,该等正式赡养费的命令将取代诉讼待决期间的临时赡养费的命令。

二、法律原则:合理性及其确定标准

香港的《婚姻诉讼和财产条例(香港法例192章)》第3条规定,香港法庭有权酌情决定婚姻一方向另一方支付诉讼待决期间的合理的赡养费,法庭需要考虑与案件相关的额所有情况。在HJFG v. KCY [1012] 1 HKLRD 95 案件中,Hartmann …

Read More »

玛瑞瓦禁制令 – 跨境诉讼的脉冲弹

一月 17,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玛瑞瓦禁制令跨境诉讼的脉冲弹

在现代的军事上,脉冲炸弹的作用及威力无庸置疑。它可以瞬间瘫痪敌人的电子设备,使敌人丧失作战能力。在普通法区,马瑞禁制令(Mareva Injunction)的作用实在与脉冲弹有异曲同工之妙, 因为其性质其实是一个资产冻结令 。

禁制令的性质

马瑞禁制令的名称源自英国1975Mareva

Read More »

不妨碍权益函-和解谈判的坚盾与利刃

一月 04,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一、不妨碍权益函的法律原则及作用

任何普通法地区的律师,对不妨碍权益(without prejudice)函的性质及运用均不会陌生。 不妨碍权益通讯(without prejudice communications)本来就是证据法的一门,其用意就是要鼓励民事诉讼的和解,所以规定民事诉讼的与讼一方,若向其他方提出或洽谈庭外和解时, 在书信往来或言谈沟通时标明或声明为不妨碍权益(without prejudice),则相关信函或口头商讨内容,不能呈堂。这样一来, 诉讼方即可在庭外和解谈判中,畅所欲言,无须担忧日后一旦庭外和解谈不拢而继续进行诉讼时,在书面或口头所写所说的,会被对方用作为承认责任的证据。

Read More »

香港诉讼中的利器(二)- Norwich Pharmacal Order (第三方披露令)

九月 28,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什么是Norwich Pharmacal Order (第三方披露令)?

Norwich Pharmacal Order (第三方披露令)是普通法中的一项法律制度,经常用在追讨诈骗款、商标专利侵权或其他侵权案件中。

以追讨被诈骗的款项为例,在经常在香港发生的各种电邮诈骗、金融诈骗、投资诈骗等案件中,受害人因被骗而将款项支付到骗子指定的银行账号,之后发现被骗,想要追讨时,骗子早已不知所踪。唯一可追查的,是曾经接受受害人汇款的的银行账号。想要追回损失,在普通法下,可以以受害人(汇款人)对该收款账户中的资金有财产权益(proprietary interest)或收款人不当得利(unjust enrichment)或者信托(trust)等诉因向银行账户的持有人提起诉讼追讨。然后,该收款账户的持有人是谁? 如果起诉该账号持有人,其地址是哪里(用于送达目的)? 该受害人汇入该账户的钱是否被转走?转走到了什么账户(第二层账户)? 转走了多少钱到第二层账户?第二层账户的持有人是谁,地址是哪里(知道这些信息后,也可以同样起诉第二层账户的持有人)?

在香港,银行对开户人有信息保密的法律义务。没有法庭的命令,银行是不会将这些账户信息和资料证据提供给受害人用于诉讼的。那么,受害人怎么办呢? 解决的方法是:以银行为被申请人,向法庭申请Norwich Pharmacal Order (第三方披露令),要求银行提供直接收到受害人汇款的银行账户(第一层账户)和之后间接收到受害人的钱的其它账户(第二、三…层账户)的账户持有人的信息,以便受害人能够对这些账户的持有提起诉讼。

如果用正式一点的语言解释,  …

Read More »

适用香港法律并非万灵药

香港法律体系

合约中约定适用香港法律,是否可以不用理会是否违反内地法律?


香港和内地的商贸交易频繁,
很多时候相关的合约多订明适用香港法律纵使合约很大程度是在中国内地履行这一方面可能由于合约的双方或其中一方为香港公司或居民又或者可能双方对香港的司法制度信心较大但对这些在内地执行却适用香港法律的合约是否表示立约双方都可不用理会是否违反内地法律

香港终审法院最近在

Read More »

香港和澳大利亚之间的民事判决相互执行

五月 31,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律师(作者: 戴国洪律师,本所顾问律师。戴律师为香港、澳洲新南威尔斯省及南澳省及英国三地的注册律师,他早年在香港执业,专事处理商业诉讼,其后转任多家在港知名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法律部主管及公司秘书等。在过去10年,他专门处理有关跨境收购合併、企业融资及上市合规等的商业及公司法律事务。戴律师电邮 edwardtai@cnhklawyer.com )

随着香港和澳大利亚政府于2017年4月起启动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其目的是进一步加强两地已经十分活跃的贸易活动,)两地的贸易量在双边协议缔结后必然会爆发。不幸的是,随着贸易的暴增,两地贸易伙伴之间的争端亦会随之出现。

本文希望简要介绍在香港和澳大利亚任何一个司法管辖区获得的民事判决是否可以在另一个司法管辖区运行。一般而言,由于澳大利亚和香港都是普通法地区,在其中任何一个司法管辖区获得的民事判决都可以通过普通法或法规来执行。但由于通过普通法运行判决往往比较困难和復杂及存在不确定性, 本文只重点介绍在法规下的判决执行。

在澳大利亚执行香港民事判决

在澳大利亚,1991年的 ” Foreign Judgments Act” (境外判决法) 和1992年的 “Foreign Judgments Regulation (“境外判决规则”) …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 在香港执行内地法院判决的最新案例

二月 20,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 – 如何在香港执行内地法院判决书

我在2015年写有一篇文章《如果在香港运行内地法院判决书》, 介绍在香港执行内地法院判决书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内地与香港的民事司法协助,即两地签署的《内地与香港相互运行民商事判决及其安排》确定的执行机制。 另一种方法是通过普通法下的执行外地判决的方式,即在香港以内地法院的判决书作为案由再提起诉讼,取得香港法院判决书,再申请执行香港法院判决书。

《内地与香港相互运行民商事判决及其安排》的局限

通过这种两地司法协助的方式在香港执行内地法院判决,最大的难处在于:《安排》的适用条件包括必须由合同双方协议约定由香港或内地一方的法院行使排他的管辖权。这样的条款一般很少在合同中出现。

第二个难处是: 申请运行方必须向香港法院举证证明内地法院的判决书是终局、可执行的判决书。 内地的再审制度(内地新的《民事诉讼法》已经将申请再审的时间限制原来的两年修改为6个月)在香港的案例中构成认定法庭判决书是终局、可执行判决的障碍。

原讼法院HCMP 2080/2015案件

该案件的法庭判决书(英文)可在这里查看,点击查看判决书 。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香港大律师,或大状): 戴假发出庭诉讼的香港律师

八月 30,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律体系与制度,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香港大律师

香港诉讼律师-香港大律师

香港诉讼律师,即香港大律师

香港诉讼律师,又称香港大律师,是源自英国的普通法制度的国家或地区两种律师的一种(另一种是事务律师)。按照英国及部分英国殖民地的法律规定,只有诉讼律师能在上诉法庭上替当事人进行辩护或诉讼。香港诉讼律师俗称为大状(沿自古代中国的状师)。在英国苏格兰地区,对应的诉讼律师被称为 Advocate 。

香港诉讼律师原则上并不受当事人直接雇用,他们出庭是应事务律师的邀请有偿提供专业意见而已。所以他们在法庭上的首要任务和职业操守是帮助法官作出法律上来说正确的决定,而不是片面的帮助自己的间接受托人。香港诉讼律师也必须以个人身份执业,承担无限责任的风险。香港诉讼律师不能隶属于任何合伙律师事务所或者公司。

在香港,传统上事务律师(俗称律师)在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是没有发言权的。如当事人需要在上述法院进行诉讼,必需要由事务律师转聘香港诉讼律师进行。从2013年起,根据《2009年法律执业者(修订)条例草案》的规定,事务律师满足一定的执业年限(5年以上)的要求,并经过批准,可以在高等法院及终审法院出庭,取得跟香港诉讼律师一样的执业权利。唯一不同是,即使取得在高等法院及终审法院的出庭权利,香港事务律师在高等法院及终审法院的出庭时,不允许像香港诉讼律师一样戴假发。这与英国不同:英国的事务律师在取得在类似于大律师的出庭权利时,可以像大律师一样戴假发。

根据香港大律师公会数字,截至2013年12月,在册的香港诉讼律师人数为1146人(包括820男,326女),相对于香港事务律师近万人的数字,仍较少。究其原因,一方面,香港诉讼律师的市场较小;另一方面,香港诉讼律师性质上属于“自雇人士”,其收入差距较大,不稳定的收入对初入行者是个大问题。不少人选择先成为事务律师从业若干年后,获得经济保障后,再放弃事务律师身份进入诉讼律师行业实习。

如何成为香港诉讼律师

要在香港成为一名香港诉讼律师,须在完成法学的基础学位(通常是指香港三所法学院的LLB或JD学位; 如果是在其他普通法国家获得的学位,还需参加香港的转换考试以补充香港本地法知识)港完成“法学专业证书(Postgraduate Certificate in Laws)后,跟随一名诉讼律师实习一年(俗称“跟师傅”),加入香港大律师公会后方可成为正式的香港诉讼律师。

香港的大律师公会亦设有海外律师考试制度。任何外国律师在获得至少3年的执业经验后,通过大律师公会的海外律师资格考试,并经过相同的实习后,亦可加入大律师公会,成为正式的香港诉讼律师,即大律师。

香港的事务律师如有至少3年的执业经验,经过实习后,也可以加入大律师公会,成为正式的香港诉讼律师。

香港诉讼律师的收费

每个大律师之收费根据每件案件的具体复杂程度,案件所需时间的长短,各个 大律师之资歷和经验而确定。  案件愈复杂,所聘用的 …

Read More »

香港离婚诉讼:香港法院对离婚案件的司法管辖权

八月 30,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香港离婚及家事法   |   0 Comments
香港离婚诉讼-香港法院司法管辖权

香港离婚诉讼-香港法院司法管辖权

香港离婚诉讼:香港法院对离婚案件的司法管辖权

香港法例第179章《婚姻诉讼条例》第 条 香港法院于下列情况具有司法管辖权:

1)在呈请或申请提出当日,婚姻的任何一方以香港为居籍;

2)在紧接呈请或申请提出当日之前的整段3年期间内,婚姻的任何一方惯常居于香港;

3)或在呈请或申请提出当日,婚姻的任何一方与香港有“密切联系”。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从一件高等法院诉讼案看香港诉讼制度中的证人证言

八月 30,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证人证言在香港诉讼中,证人证言(包括当事人自己所作的证供)是十分重要的证据。而证人是否可信,则是证人证言被采纳的关键问题之一。本文探讨香港诉讼中证人的可信性问题,以及与中国证人制度的区别。

案例:公司股东诉讼

今日在研读一个香港高等法院公司争讼案。大概事实是,两人在香港设立一个控股公司,在内地开展业务。其中一个股东为中国某着名律师事务所的管理合伙人(股东A),另一股东是外籍人士(股东B),两人各占公司一半股份。公司业务发展很快,但两人对公司在管理方面产生争议,导致诉讼。两人都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因对方股东的行为构成对自己的不公正损害(unfair prejudice), 无法与对方共同经营公司,请求法院判决将对方公司的股份以法庭评估价格卖给自己。

双方都向法庭提出了对方的不公正损害的行为的具体表现,并都亲自出庭作证。结果,法官认为,股东A在法庭上所作的证言完全不可信,而股东B所作的证言则是可信的。由此,法庭决定采纳外籍人士一方所述的事实,认定股东A对股东B存在不公正损害行为,判令其将所持股份卖给股东B。此案几经诉讼,包括上诉及关联诉讼。由于证据问题(包括证人的可行信及证言的采纳)属于一审法院的权限,不在上诉法官审查之列,因而一审对证人证言的可信性的认定没有被推翻过,这也成为本案认定不公正损害事实的的主要依据。

看看法官是怎麽看待证人的可信性的。法官认为,(1)根据案件的事实,当两股东有争议时,股东A多次通过不正当的方法去威迫对方就范,而不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对于律师来说是一种比较异常(remarkable)的行为方式. 法官据此认为他不是一个可信的证人;(2)股东A在法庭所作证言,基本上属于怎麽样对案情结果有利就怎麽样说,对自己不利的则一概否认,除非有书面证据的证明。法官据此认为,股东A不是一个诚实的证人,而另一方股东的证言相对客观,予以采纳。

对比:中国内地诉讼制度中的证人证言

这让我想起在中国内地做诉讼律师时所看到的:中国的律师(或在律师指导下的当事人)在法庭上,对案情的陈述,除非有书面证据难以否认之外,基本都是怎样对自己有利就怎样说,即使后来被法官或对方律师盘问时出现自相矛盾,也往往一句“不清楚”、“记错了”、“我是律师,对事实不太清楚”等托词应付之,很少考虑律师的专业操守或证人的可信性。而中国的法官,也基本上不会去考虑证人(包括当事人)的人格(可信性)问题,一般都不会以证人的可信性作为采纳或不采纳一方所述事实的根据。究其原因,中国的证据法律体系中,是没有证人可信性的这一概念及其评价标准的。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中国律所合伙人股东用其惯用的中国律师的思维方式去处理本案件,而没有注意到香港证人证言制度的特点,特别是与中国大陆证据制度的明显区别,从而导致他在以上香港案子中,马失前蹄。

结论

在诉讼制度中,普通法系认定事实的方法,特别是证人证言制度,与中国内地差别很多。中国内地的律师在处理香港的诉讼事务中,如果没有意识到这种差别,仍然用中国内地的法律思维处理问题,必然是要碰一鼻子灰的。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 – 香港诉讼费用担保制度

八月 30,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香港诉讼费用担保制度

香港诉讼律师-香港诉讼费用担保制度

香港诉讼律师-诉讼费用保证金制度

作为香港诉讼律师,经常需要向客户解释诉讼费用担保问题。特别是当客户是中国大陆公民或公司并作为原告诉讼时,提起诉讼后面临马上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法庭应被告的申请,要求位于香港境外的原告提供诉讼费用保证金。原告如果不提供,其所提起的诉讼程序将会被搁置或撤消。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 如何在香港执行内地法院判决书

八月 28,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一、 香港诉讼律师: 在香港运行内地的法院判决

作为处理内地-香港跨境法律事务的香港律师,经常会遇到客户的咨询或者客户委讬的事务:在香港运行中国内地法院的判决书。 这种事情常见的情况是:原告人基于诉讼便利、快捷等考虑,先在内地法院起诉并取得胜诉,但是被告人是香港公司或香港居民,在内地并无财产可供运行,因而希望在香港运行被告的财产。

二、 《内地与香港关于相互运行民商事判决的安排》及其局限

香港与2008年通过《内地判决(交互强制运行)条例》(香港法例第597章),正式建立起根据以上《安排》来运行内地法院判决的机制。

但是,能通过该条例运行内地法院判决的前提条件是:争议双方必须事先约定将争议提交到内地或香港任何一边的法院并排除另一边的管辖权。

在实践中,除非当事方在签订合同时获得专业律师的意见及建议,一般情况下合同双方可能不会去约定这样的条款,特别是明确排除另一方管辖的条款。因而,通过这种方式在香港申请运行内地判决的案例很少。

三、 依据香港普通法在香港承认和运行内地法院的判决

在普通法下,原告可以在香港以中国内地法院的终审生效判决为依据,在香港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据内地的判决内容作出判决。

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的法院不再审理内地判决的实体纠纷,而是以内地法院判决本身作为判决的依据。如果被告一方无法提出有力的抗辩,原告可以向法院申请summary judgment, 快速做出判决,而不需全面展开诉讼。

被告一方可能提出的抗辩通常是:

(1)原告一方在内地法院的判决并非最终的生效判决。

鉴于内地存在再审制度,内地法院的终审判决书在抗诉期(2年)内,并不一定被香港法院认为是终审判决。 始作俑的案例是回归前的…

Read More »

在香港打官司-诉讼费用知多少?

八月 28,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作为处理香港诉讼业务的香港执业律师,在承接每一单新的诉讼案件时,都需要向客户仔细解释客户预期会需要花费哪些费用,各项费用怎麽计算或数额多少。在以下文章裏,我将介绍香港诉讼涉及到的费用,供大家参考。同时,下次遇到需要向客户解释,我就可以直接将本文发给客户看,省去解释的时间啦。

一、法庭费用

与内地当事人需要向法庭支付大额的诉讼费用不同,香港法庭只收取很少的费用。例如,大多数案件以传讯令状(writ of summon)的方式提起,只需向法庭支付1045港币的固定的案件登记费用,无论诉讼标的额是多少。在香港的法律背景下,通常我们所说的诉讼费用,是指因诉讼而产生的律师费用。

二、律师费用的承担

在香港诉讼中,原则是:败诉方承担律师费用(costs follow the event),也即,败诉方不仅要承担自己一方的律师费用,而且还要承担胜诉一方的律师费用。法庭在诉讼的过程中、以及诉讼的各个阶段(例如初审判决、上诉判决)不仅要对案件本身的问题作出判决,而且要对诉讼费用由谁来承担作出判决,通常是判决败诉方要承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客户即使最后赢了官司,也并不意味一定可以从对方处追讨会全部的律师费用。如果对方没有资产运行法庭判决,可能无法追回律师费用;另外,法庭评估的律师费用,往往只是客户实际支付的律师费用的一部分,一般约60-70%左右,而不是全部。也就是说,即使赢了官司,所追回的律师费用最多也只能是实际支付的律师费用的60%-70%。

三、惩罚性律师费用

在特定的条件下,法庭可以作出要求一方或一方的律师承担惩罚性律师费用的命令。 例如:

Costs as between Party to Party …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 电邮诈骗诉讼的案中案及代理

八月 28,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电邮诈骗香港诉讼黑客电邮诈骗诉讼案件

电邮诈骗诉讼案件经常在香港法庭并不少见。作爲专注于处理内地香港跨境法律事务的香港律师,我接触和处理过各类形形色色的香港的金融、贸易或其他的诈骗案 。得益于香港便利的金融、贸易环境,香港活跃着各种诈骗。在本文中,我将介绍一种在香港常见的电邮诈骗手法及诉讼处理方法。

黑客电邮诈骗的方式及处理方法

这类诈骗,都是以香港公司账号作爲收取诈骗款的账户的。 骗徒先通过各种其他方式(例如电脑病毒),取得使正常从事国际贸易往来的买卖双方的电邮账号及密码,然后一直潜伏不动,密切观察双方电邮的内容。等到买方需要想卖方付款时,骗徒会控制、截取双方的电邮信件,冒名以卖方的名义要求买方将货款支付一个香港公司账户(例如或说这是供货商的账户,直接给供货商打款,实际上是骗徒开立的香港公司账户)。买方完全不知道有诈,因爲邮件是从卖方的正常电邮发出的,而国际贸易的双方由于身处两个不同国家,往往只依赖电邮联系。

骗徒的香港账户(账户A)收到钱后,会儘快通过网银将钱转到香港的其他账户B, 账户C等,然后想办法将这些钱转移到境外(例如中国内地)。

处理方法: 在发现受骗后,应该立即:1)向香港警方报案,要求儘快冻结骗徒收款的香港账户; 2)同骗徒收款的香港账户银行联系,告知受骗事实。 3)如果警方没有冻结账户,也可以向法院申请诉前禁令,冻结涉案收款账户。4)向香港的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收款账户的公司返还资金。如果骗徒的香港账户A, 或账户B, 账户C被冻结后还有资金,则能够追回资金的可能性较大。

通常,处理这类案件时,在受害人第一时间找到我们是,我们立即会帮助客户处理第1项和第2项事务,费用一般6-10个小时即可完成。 而处理第3项和第4项事务,如果对方不来应诉(由于涉及刑事诈骗,很多时候被告不来应诉),我们通常可以在30-50个小时处理完成。而如果对方来应诉(见下文),则我们会按照实际的时间收取费用。

黑客电邮诈骗的案中案

当你起诉香港收款账户的持有公司A,B,C时, 这些公司可能会来到法庭应诉说,他们自己也是受害人。 他们陈述的故事是: …

Read More »

跨境诉讼律师: 在内地法院开庭 VS 在香港法院开庭,一种怎样的不同体验

八月 28,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跨境诉讼律师:内地-香港法庭开庭

在到香港学习和从事香港律师执业以前, 我在内地执业从事民商事及涉外诉讼业务多年,在全国的许多地方的高院、中院、基层人民法院、法庭都开过庭。对全国各地的法庭例北京、上海的法庭,中等城市例如杭州、苏州的法庭,不发达地区例如东北地区的法庭的开庭都有过一些体验。 在香港执业以后,我也从事民事、商事的诉讼业务,因而也经常需要在香港高等法院、区法院参加庭审。 常常有香港和内地的同行好奇的问:在法庭开庭和在香港法庭开庭,是一种怎样的不同体验?

香港诉讼制度比内地诉讼制度孰优孰劣

从普罗大众的角度来看,我觉得香港的诉讼法律制度与内地的诉讼法律制度各有优劣之处。 我听到和看到太多的对内地法律制度全盘否定的观点,但在香港执业深入了解后, 我真的觉得内地的法律制度其实也有其可取之处,虽然不可否认存在重大的瑕疵。

(1) 诉讼制度的效率 – 内地优于香港

内地的民商事诉讼, 一般案件正常情况下3-4个月差不多就能结案下判决书,6个月应该差不多都能完结。 而在香港,一件被告应诉的民商事案件,从起诉到法庭审完作出判决,很多时候会需要一两年,比较快的我觉得也会需要8个月到一年。 香港没有审理案件的时间限制,大量的案件几年都还没审完。 虽然香港力图通过民事司法制度的改革(Civil Justice Reform)提高效率,但收效并不明显。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