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by Author

佳源崩塔 突显股权质押披露问题

佳源大股东股权之强制出售导致股价剧跌

苏省内房发展商佳源国际成立于2003,2016年在香港上市,而在股价崩塔前有300多亿市值。但在本年1月17日,佳源的股价一天之内下跌80%,震惊香港股票市场,连港交所行政总裁也表示关注。

市场最先怀疑股价下跌的原因是佳源一批三亿五千万美元的票据到期不能支付,后来佳源发出公告,澄清票据已经全数支付并表示公司财务正常。

但在6日后佳源申请停牌,并发出通告表示其控股股东(即指持有30%或以上股权的股东,而佳源的控股股东则持有佳源约56%)有3%的佳源股份在17日被强制出售,但对于控股股东是否有质押佳源的股权及详情则语焉不详,表示稍后接到控股股东通知后再进一步披露。佳源本来想在发出公告后申请复牌,但似乎马上给联交所勒令停牌一直至今。

香港上市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之披露

虽然佳源的控股股东是否有质押股权仍有待进一步披露,但事件突显出香港上市公司大股东披露股权质押的一个长期存在的漏洞。

本来香港的上市规则就订明,控股股东若把其股权质押以担保上市公司的债务,则上市公司有责任披露。但问题是质押一定是用以担保上市公司的债务,若并非担保上市公司的责任或债务(例如担保控股股东本身的债务),则上市公司无需披露。

另一条有关强制披露大股东股权质押的法律,是香港的《证券及期货条例》, 这条例基本上规定凡持有香港上市公司证券的长仓或短仓5%或以上的人士均需披露,但该条例的第323条亦规定若股权是抵押给所谓合资格借款人(这是指银行、券商、保险公司、金融机构等),则无论是抵押人或承押人,直到股份强制出售前,是无需披露的。但对于第三方不知情的投资者来说,股份强制出售才披露相关信息,亦可能太迟了。

香港的证监会曾经就这一漏洞作出公众咨询,但最后以私隐及对银行交保险公司等可能造成营商不便为理由,不了了之。笔者认为这种理由与投资者的知情权及完善证券市场相比,根本不能成立。笔者希望自佳缘事件后,香港的监管机构能够吸取教训,推出新的措施堵塞以上的漏洞,保护香港投资者的利益及证券市场的声誉。

(作者: 戴国洪律师,本所顾问律师。戴律师为香港、澳洲新南威尔斯省及南澳省及英国三地的注册律师,他早年在香港执业,专事处理商业诉讼,其后转任多家在港知名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法律部主管及公司祕书等。在过去10年,他专门处理有关跨境收购合并、企业融资及上市合规等的商业及公司法律事务。戴律师电邮 edwardtai@cnhklawyer.com )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 香港伦敦金投资诈骗案件的诉讼代理

七月 16,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 – 香港的伦敦金诈骗案件

在几年前,我写过一篇《香港的电邮诈骗诉讼及其代理》的文章,介绍如何处理通过向警方报案及香港民事诉讼处理电邮诈骗案件。 香港的电邮诈骗案件仍然没有杜绝,但另一种金融诈骗形式,即通过引诱客户投资伦敦金而进行诈骗的形式,却在香港近年来愈演愈烈,受害者主要是中国大陆、台湾、新加坡及海外的华侨。本文将对这种伦敦金诈骗案件的诉讼代理进行介绍。

香港的伦敦金投资诈骗案件的形式

香港发生的以伦敦金投资为幌子进行诈骗的形式在报章上已经有较多的报导。根据维基百科及相关报道的伦敦金诈骗案件,例如:

  1.   由美女通过社交软件结识潜在的投资者, 引诱潜在投资者在不良的金融公司开立伦敦金交易账户;
  2.   以高额回报,引诱潜在投资者向金融公司支付款项,作为所谓投资伦敦金融金的投资资金;
  3.   通过账户交易软件App, 使投资者可以通过app查阅投资账户的余额及交易记录;
  4.   诱骗投资者签署授权书和交出投资账户的登入信息;
  5.   代表投资者进行多次操盘,引致账户全部或大部分亏损;
  6.   告知投资者账户资金已经全部或大部分亏损,无法退回。

伦敦金诈骗案件的的事实和法律分析

Read More »

香港金融牌照律师: 香港金融牌照申请 – 香港证监会《发牌手册》

五月 08,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金融牌照申请   |   0 Comments

香港金融牌照律师: 香港金融牌照申请 – 香港证监会发佈《发牌手册》

香港证监会于2017年发佈《发牌手册》,对申请金融牌照的事务给出指引。 申请香港金融牌照的人士应该仔细阅读和理解《发牌手册》。 其内容包括:

第一部分   你是否需要领取牌照或注册?

第 1 章        引言

第 2 章     你是否需要领取牌照或注册

第 3 章     …

Read More »

唐汉博案 – 中港证监会联手执法的例子

唐汉博案 – 中港证监会联手执法的例子

唐汉博为中国公民但在香港居住。在2016年3月香港证监会就其买卖中国铝业股票的交易展开调查,在调查过程中, 港证监发现唐汉博和他太太在买卖其他两间香港上市公司中有可能违反香港的《证券及期货条例》及《收购合并守则》。与此同时,中国证监会也就唐汉博及另一人因买卖一家上海上市公司的股票而涉嫌扰乱市场的行为进行调查。

2016年6月,中国证监会发函给香港证监会请求提供协助。在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请求后,香港证监会向裁判官成功申请搜查令,并在进行搜查时,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员在唐汉博位于香港的住宅内检取了手提电脑、手提电话以及相关文件。

在申请搜查令时,香港证监会仅告知裁判官该搜查令旨在调查违反香港法律及监管守则的行为,并未披露中国证监会的调查情况,亦没有提及中国证监会对唐汉博及所获材料的关注。但是在执行搜查时,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员曾试图让中国证监会的办案人员与唐汉博通话, 并向中国证监会的办案人员及时报告被检取的材料及在查获电脑内的资料。

搜查结束后,中国证监会向香港证监会发出了数封请求协助函。香港证监会随后根据请求将所需求的材料(其中包括搜查所获材料)交给了中国证监会。2017年3月10日,中国证监会根据早前发出的通知召开了听证会,当中提及了该搜查及香港证监会在搜查中所检取的材料。中国证监会最终决定处罚唐汉博及其他涉案人,合共罚款及没收12亿人民币(见http://www.csrc.gov.cn/pub/zjhpublic/G00306212/201703/t20170310_313477.htm) 。

12亿人民币的罚款不可能说不巨大,但奇怪的是唐汉博似乎没有挑战中证监的裁决,却入禀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裁判司向港证监颁发搜查令的合法性。唐汉博的理据是,港证监在申请搜查令时没有向法院如实披露其目的是协助中证监的调查。唐汉博显然并不知道,港证监 在收到中证监的要求前已经对其展开调查。港证监的回应是,港证监本身在香港法例下就有权因应境外监管机构的请求而展开调查,亦有权向境外监管机构提供搜查得到的文件,所以根本无需向法院隐瞒。香港高等法院最终接纳港证监的辩解,认为港证监根本没有必要隐瞒。

根据香港《证券及期货条例》第186条的规定,香港证监会在适当的情况下有权向香港以外的其他监管机构(例如中国证监会)提供调查协助。香港证监会亦经常据此协助外地的监管机构进行调查。

本案确认,即使香港证监会本来因其调查而获取材料,香港证监会其后亦可将该等材料转交给中国证监会。

随着沪港通和深港通交易量的不断上升,香港证监会与中国证监会的合作将继续增加。 在一篇2017年6月发布的新闻稿中(…

Read More »

港交所就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的咨询

三月 01,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公司法律事务   |   0 Comments

港交所就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的咨询

2014年港交所阿里巴巴存在同股不同权架构否决其申请上市后,对是否容许同股不同权公司在港上市引起极大争议。之后香港特区政府多名财经官员对阿里巴巴最终未能在港上市

Read More »

香港离婚诉讼:诉讼待决期间赡养费的法律问题

在以往的文章中,本人介绍过香港离婚诉讼中的财产分割及赡养费的问题。 在本文中,本人将介绍在离婚诉讼的待决期间申请临时赡养费的法律问题。

一、什么是诉讼待决期间的赡养费(Maintenance Pending Suit)

在香港的法律制度下,一场有关离婚、子女抚养、赡养费和财产调整的离婚诉讼从提起到法庭作出判决往往旷日持久,可能会需要一年或以上。而在诉讼期间,在香港的法律下,如果子女或妻子并无足够的经济来源,可以向法庭申请诉讼待决期间由丈夫按月支付临时的赡养费。

该等诉讼待决期间的赡养费的命令下的临时赡养费,将涵盖到作出最终的诉讼判决之日之前。命令一旦做出,被申请一方(通常是丈夫)会需要遵守命令在诉讼期间支付赡养费。 法庭在作出正式的财产调整和赡养费的判决后,该等正式赡养费的命令将取代诉讼待决期间的临时赡养费的命令。

二、法律原则:合理性及其确定标准

香港的《婚姻诉讼和财产条例(香港法例192章)》第3条规定,香港法庭有权酌情决定婚姻一方向另一方支付诉讼待决期间的合理的赡养费,法庭需要考虑与案件相关的额所有情况。在HJFG v. KCY [1012] 1 HKLRD 95 案件中,Hartmann …

Read More »

实务指引- 香港公司备存重要控制人登记册

实务指引香港公司备存重要控制人登记册

一、 香港公司备存重要控制人登记册的法律依据

香港公司备存重要控制人登记册的法律依据是《2018年公司(修订)条例》(下称《修订条例》)。 该修订条例规定公司须备存重要控制人登记册。该《修订条例》将于201831实施。

点击查看《2018年公司(修订)条例》(下称《修订条例》)全文

 

二、香港公司备存重要控制人登记册的实务指引

香港公司注册处发布的备存重要控制人登记册的事务指引:

Read More »

澳大利亚收紧外资收购农地的政策

澳大利亚收紧外资收购农地的政策

二零一七年是中澳关系动荡的一年,这一年不仅见证了一些澳大利亚亲中政客在接受华商非法捐款丑闻中下台,而且也引发了备受争议的反间谍活动和外国干涉法,而这些法律显然是针对被怀疑的中国渗透澳大利亚的政治活动。这种趋势将持续到2018年。因此,新年伊始,澳大利亚财长已经急不及待宣布限制外商收购农地的更严厉措施。虽然新的措施普遍适用于所有的外国投资者,但一般认为主要是针对中国的。

中国投资者在农地上的兴趣与日俱增

2016年来,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抢购澳大利亚农地。仅在2016年,根据最新的澳大利亚农地外国所有权登记册,中国在澳大利亚农地的权益已经增加了十倍,达到了一千四百四十万公顷。这使得中国仅次于英国,成为外资拥有澳大利亚农地排名中位居第二,但普遍预计中国今年将超过英国。去年8月,中国政府对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进行新的限制,但这似乎没有减低中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农地的兴趣。 20178月,中国国务院制定了新的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规则,将其划分为

Read More »

香港公司法的重大变革 – 重要控制人登记册

香港公司法的重大变革重要控制人登记册

201831日起,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公司(上市公司除外)须在其注册办事处备存重要控制人登记册。本文将扼要介绍新颁布的《公司条例》 第122A部,有关重要控制人登记册的要求,以及其主要影响。

适用性

新的修订将适用于根据《公司条例》成立的所有公司,不论是股份或担保有限公司,还是无限公司,但不包括非香港公司(

Read More »

玛瑞瓦禁制令 – 跨境诉讼的脉冲弹

一月 17,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玛瑞瓦禁制令跨境诉讼的脉冲弹

在现代的军事上,脉冲炸弹的作用及威力无庸置疑。它可以瞬间瘫痪敌人的电子设备,使敌人丧失作战能力。在普通法区,马瑞禁制令(Mareva Injunction)的作用实在与脉冲弹有异曲同工之妙, 因为其性质其实是一个资产冻结令 。

禁制令的性质

马瑞禁制令的名称源自英国1975Mareva

Read More »

不妨碍权益函-和解谈判的坚盾与利刃

一月 04,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一、不妨碍权益函的法律原则及作用

任何普通法地区的律师,对不妨碍权益(without prejudice)函的性质及运用均不会陌生。 不妨碍权益通讯(without prejudice communications)本来就是证据法的一门,其用意就是要鼓励民事诉讼的和解,所以规定民事诉讼的与讼一方,若向其他方提出或洽谈庭外和解时, 在书信往来或言谈沟通时标明或声明为不妨碍权益(without prejudice),则相关信函或口头商讨内容,不能呈堂。这样一来, 诉讼方即可在庭外和解谈判中,畅所欲言,无须担忧日后一旦庭外和解谈不拢而继续进行诉讼时,在书面或口头所写所说的,会被对方用作为承认责任的证据。

Read More »

离婚继承与保险法律问题

本所闫显明律师于2017年11月21日在AIA与保险业朋友们分享了关于离婚继承与保险的法律问题。

以下链接为讲座内容:点击下载PPT

 

 

Read More »

在香港法和澳大利亚法下罢免董事的简要说明

在香港法和澳大利亚法下罢免董事的简要说明

Company-Directors-img

 

(作者: 戴国洪律师,本所顾问律师。戴律师为香港、澳洲新南威尔斯省及南澳省及英国三地的注册律师,他早年在香港执业,专事处理商业诉讼,其后转任多家在港知名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法律部主管及公司秘书等。在过去10年,他专门处理有关跨境收购合併、企业融资及上市合规等的商业及公司法律事务。戴律师电邮 edwardtai@cnhklawyer.com )

罢免董事的原因不一而足, 这些包括董事力有不逮,与其他董事或同事不和, 或涉及其行为失当包括违反诚信责任等等。

一般来说,只有股东才能罢免董事,原因在于董事被视为公司或股东整体的准代理人,因此只有股东作为主事人才有权对其进行解雇。而事实上, 股东罢免董事并不需要提供任何理由。

在香港,相关的法律载于《公司条例》第462条中,该条规定儘管公司的章程或董事和公司之间的任何协议有相反规定,公司股东可在股东大会上通过普通决议案罢免董事。第462条同样适用于私人公司及上市公司。但同时,第463条亦给予相关董事出席股东大会并作出申辩的权利,而他亦有权要求在股东会前向股东传阅他的书面陈述。

在澳大利亚,这方面的法律则比较宽鬆和灵活,因为它区分了私人公司和上市公司。就上市公司而言,其要求和程序与香港差不多,澳大利亚的《公司法》第203D(1)条规定,上市公司董事只能由股东罢免,而相关的董事亦有同样的申辩和作出书面陈述的权利。但是,如果公司是私人公司,那么第203C条则订明公司可通过其章程规定,以股东会的决议或董事会决议罢免董事。

通常情况下,私人公司的股东(或最少是大股东)在董事会内都有与其持股量成正比的董事代表。因此, 如果董事会能通过罢免董事的决议, 则股东会亦很大可能通过同样的决议。但这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则并非必然。因此,通过区分私人公司和上市公司,澳大利亚法律为私人公司提供了更大的自由度和灵活性,可以节省召开股东大会的时间和成本。

Read More »

香港公司收购 — 基本程序与文件

九月 29,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公司法律事务   |   0 Comments

公司收购

在普通法地区(例如香港)公司收购的基本程序与文件与在中国内地的公司收购有所不同的。 本文以香港一般的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股权收购为例,简要介绍香港公司收购的一般程序与文件。

一、 准备阶段

      在双方确定有进行收购的意向后,双方可以先签署《保密协议》、《独家谈判协议》、卖方同意提供尽调文件和信息给卖方的承诺函。

      1.  保密协议 主要是卖方(目标公司)需要确保,为进行本交易而向买方提供的有关目标公司的资料和信息,不会被散播出去。只有签署保密协议,卖方(目标公司)才能放心地向买方提供尽职调查所需要的资料和信息。

      2.  独家谈判协议 主要是买方要确保,卖方在与买方谈收购的同时,不会同时在与其他潜在的买家就同一标的谈判。这一文件并非必须,可根据情况看是否需要。

      3.  卖方承诺提供尽调文件和信息的承诺函 为进行收购,买方需要知道他要买的目标公司的真实情况,因此需要尽职调查。而相应地,需要卖方承诺提供尽职调查文件和信息。


二、尽职调查阶段

      尽职调查一般包括法律的尽职调查和财务的尽职调查。

      法律尽职调查

Read More »

香港遗产继承争议之知会备忘录

九月 26, 2017  |   Posted by :   |   未分类   |   0 Comments

restoration of company in Hong Kong by Court Order

根据香港高等法院颁发的《无争议遗嘱认证实务指导》有关知会备忘录程序(Caveat Proceedings)之规定:

 

什么是知会备忘录(Caveat)?

知会备忘录是向遗产承办处发出的通知,要求遗产承办处在没有通知知会备忘录提交人的律师之前不要处理有关死者的遗产承办申请。 在实践中,如果有人想要阻止遗产承办处发出遗产承办书,则可以按照遗产承办处规定的格式向遗产承办处发出知会备忘录。

 

知会备忘录的作用

知会备忘录可以起到如下作用:  当有人向法院就死者的遗产申请遗产承办书时,法院将通知知会备忘录提交人,而知会备忘录的提交人就可以向遗产承办申请人就相关争议事项作出询问和沟通。也给对遗产有争议的各方在正式提起遗产诉讼之前,有机会将问题提交法庭。

一旦向法庭提交针对某过世人士的知会备忘录,法庭将不会继续处理针对该死者遗产的遗产承办申请,而会要求遗产承办申请人先处理知会备忘录。法庭的遗产承办处维持一份有效的知会备忘录的清单,可供查询。而如果有针对死者的有效的知会备忘录存在,法庭是不会发出针对该死者的遗产承办书的。

知会备忘录的有效期为六个月。有此期间内,提交人可撤回(如果此后遗产承办申请人提交了警告书,提交人也已经提交了应诉书后,则未经法庭同意不可撤回)。 如果知会备忘录没有失效,在6个月后,提交人可以再次提交知会备忘录以延续。

 

遗产承办申请人如何处理知会备忘录

遗产承办申请人如要处理掉知会备忘录,应按照遗产承办处指定的格式向知会备忘录申请人提交警告书(Warning),要求知会备忘录的提交人详述其对遗产的权益的详情。

知会备忘录提交人应在收到警告后的8天内按照指定的格式提交一份应诉书(Appearance), 并向法庭提交指示传票(Summons for …

Read More »

适用香港法律并非万灵药

香港法律体系

合约中约定适用香港法律,是否可以不用理会是否违反内地法律?


香港和内地的商贸交易频繁,
很多时候相关的合约多订明适用香港法律纵使合约很大程度是在中国内地履行这一方面可能由于合约的双方或其中一方为香港公司或居民又或者可能双方对香港的司法制度信心较大但对这些在内地执行却适用香港法律的合约是否表示立约双方都可不用理会是否违反内地法律

香港终审法院最近在

Read More »

道歉条例

七月 21,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律体系与制度   |   0 Comments

立法会许多人认为“对不起”是最难说的话,但这句话已被证明为有助于解决争端。然而,克服情绪障碍来说出这三个字是一回事,如何面对说这句话的法律后果又是另一回事。

幸运的是,在香港,“道歉条例草案” 已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获得通过。“道歉条例”是亚洲第一条的同类法例,虽然相类似的法例已存在于如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普通法司法管辖区相当长的时间。

条例草案的通过普遍受到诉讼人和争端解决方的欢迎,认为是帮助解决严重争端的重要一步。根据该条例, 道歉是指一个人就某事宜表达的歉意、懊悔、遗憾、同情或善意,并包括抱歉。该条例的意义在于以下两个方面:

  1. 某人就某事宜作出的道歉,在适用程序中,不能成为裁断过失、法律责任或任何其他争议事项的证据适用程序是指法庭,仲裁,行政,纪律和监管程序等,但不包括刑事诉讼
Read More »

恢复香港公司之 – 以行政方式恢复注册

七月 18,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公司法律事务   |   0 Comments

什么是以行政方式恢复注册?restoration of hong kong company

以行政方式恢复注册是恢复一个已被香港公司注册处处长从公司登记册除名的公司最简单快捷的方式。通过该种方式,恢复公司无需走法庭程序。

 

以行政方式恢复公司注册,通常是由于如下原因,包括: 

1. 该公司是在仍在营运或经营业务的情况下被公司注册处处长除名而解散的;

2. 公司被除名解散时仍持有财产,现已变为无主财物;

 

谁可以申请以行政方式恢复公司注册?

当一个公司被公司注册处处长依据《公司条例》第744745条从公司登记册除名及解散后,该公司曾经的董事或成员可以通过行政方式公司恢复列入公司登记册

 

如何申请以行政方式恢复公司注册?

该公司曾经的董事或成员可以在公司解散之日后的20年内向公司注册处处长提交申请恢复公司注册的表格,要求将该公司恢复列入公司登记册,同时向公司注册处缴纳2700港币的费用。

Read More »

恢复香港公司之 – 通过申请法庭命令恢复注册

七月 18,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公司法律事务   |   0 Comments

要恢复一家香港公司,以下情形须通过申请法庭命令来恢复注册restoration of company in Hong Kong by Court Order

1. 公司已在公司注册处处长的要求下根据《公司条例》第746747748条被从公司登记册剔除名称及解散;或 

2. 公司根据《前身条例》(第32章)第291条被从公司登记册剔除名称及解散;或

3. 根据《公司条例》第751条通过撤销注册而解散的公司。

Read More »

仲裁与调解立法(第三方资助)(修订)条例草案 的 简要说明

六月 21,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hong kong solicitor仲裁与调解立法(第三方供资)(修订)条例草案(“该草案”)已于2017年6月14日由香港立法机关通过,该草案主要是采纳了2016年10月法律改革委员会报告中的建议。

该草案预计在今年稍后时间生效,其旨在改变过时(或陈旧)的普通法助讼和包揽诉讼原则,以容许第三方可向参与仲裁或调解的一方提供诉讼融资。原来在助讼和包揽诉讼的原则下, 随若干有限的例外情况外, 第三方向民事诉讼中的诉讼人提供诉讼资金是非法的。该草案现修订了“仲裁条例”及“调解条例”,以令第三方向在香港参与仲裁或调解的一方提供诉讼融资变为合法,而使前述助讼和包揽诉讼原则不适用于香港的仲裁和调解程序。

该草案亦表明会为第三方融资方制订一“业务守则”,以列出他们在进行融资活动时需遵守的行为标准,该业务守则尚在草拟阶段,并会在稍后公佈。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 虽然该草案放宽了助讼和包揽诉讼维原则对仲裁和调解的限制,但该等限制对在法院进行的民事诉讼仍然适用和有效。而且,该草案亦规定,代表仲裁一方的的律师均不能利用草案内的保障,以自行提供仲裁或调解费用的融资。

主要影响:

1. 在诉讼融资上,香港已经落后于许多其他重要的普通法法区,如新加坡,澳大利亚和英国。这些法区已经废除了过时的助讼和包揽诉讼维原则,因为这些原则往往被认为剥夺了经济能力较低的诉讼人诉诸司法的权利。因此,虽然该草案只是放宽对仲裁和调解的限制,但却被视为一个值得欢迎的举措,有助加强香港作为重要仲裁中心的地位;

 

2. 该草案所允许的融资资金不限于参与仲裁和调解一方本身的费用,而且还包括其在败诉时需要支付对手的费用;

 

3. 对于内地的个人和公司,现在洽谈协议条款时更适合争取加入适当的仲裁条款,以订明在香港仲裁或调解有关的争端,这既可获得仲裁资金的同时,亦可使仲裁在一个更具权威性,公正及高效的仲裁庭进行。即使相关协议可能适用内地法律,但笔者认为并不妨碍仲裁在香港进行,因为自1997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