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852) 5103 9249; (86) 15018939249

香港法院訴訟

Archive | 香港法院訴訟

香港離婚訴訟之管轄權爭議與禁訴令

香港離婚訴訟之管轄權爭議概述

香港是一個真正的國際化都市,香港的居留人口中來自中國大陸、台灣、美國、英國、歐洲、南亞、日本、韓國等地的人口均很多。因此,在香港的離婚案件,涉及跨境和國際婚姻的比例非常高。跨境婚姻的離婚訴訟中涉及到一個重要問題是管轄權爭議,即一方在香港提起離婚訴訟,而另外一方則可能不希望在香港訴訟,而希望在香港之外的另一個法域的法庭提起離婚訴訟,從而形成管轄權衝突。

香港法庭對離婚案件行使管轄權的基礎

香港法庭對離婚案件行使管轄權的法律基礎是《婚姻訴訟條例》(香港法律第179章)第3條之規定。根據該項規定,香港法庭在以下三種情況下,對離婚案件具有管轄權:

  1.  在離婚呈請或申請提出時,婚姻兩方中的任何一方以香港為居籍;
  2.  在離婚呈請或申請提出前的三年內,婚姻兩方中的任何一方在香港通常居住滿三年;
  3.  在離婚呈請或申請提出時,婚姻兩方中的任何一方與香港有重大的聯繫。

管轄權的衝突

香港法庭依照上述《婚姻訴訟條例》第3條的規定確定自己是否有管轄權。對於一個跨境婚姻而言,婚姻的另一方可能並非香港居民,也並非居住在香港,則婚姻的另一方有可能會在其居住的另一法域(並非香港)提起離婚的訴訟,而另一法域通常也僅會根據該法域自己的法律規定決定是否對該離婚訴訟有管轄權。因此,同一個離婚訴訟,在香港和另一法域的法庭同時轉開離婚訴訟的可能性很大。 面對離婚訴訟管轄權衝突的問題,訴訟參與方應該採取正確的策略。

呈請人一方的訴訟策略

對於呈請人(即提起離婚訴訟的一方)而言,如果他/她不希望離婚程序在香港法庭展開,從一開始就必須想清楚,且不應在香港的法庭提交離婚呈請。這是因為,香港法律有“自願接受香港法庭管轄”的原則。意思是,如果一方自願接受香港法律的管轄(無論法庭是否實際上有管轄權以及無論香港是否是方便管轄的法院),則禁止事後反悔。在實踐中,沒有經驗的離婚呈請人可能會先向香港法庭提交離婚呈請,事後又想終止香港的訴訟程序而到另一法域的法庭展開訴訟。然後,除非訴訟的對方同意,否則這種事後想要終止香港訴訟程序的申請往往不被香港法庭接納,因為香港法庭會將申請人在香港法庭提交離婚呈請的行為,視為主動接受香港法庭的管轄。

對於呈請人一方而言,如果被呈請人一方(即離婚訴訟中的被告一方)已經在香港以外的其他一個法域已經提起另一個離婚訴訟,呈請人一方可以考慮向香港的法庭申請禁訴令,禁止被呈請人一方繼續在香港之外的法庭進行訴訟的行為。

被呈請人一方的訴訟策略

對於被呈請人一方而言,如果他/她不希望離婚程序在香港法庭展開,則他/她應該在向香港的法庭提交任何實質性的答辯之前,向法庭提出管轄權的爭議。如果被申請人一方在沒有提出管轄權爭議或者保留提出管轄權爭議的權利的條件下,提交了實質性的答辯,則可能被法庭視為自願接受香港法庭的管轄而不得反悔。  

被申請人一方所提出的管轄權爭議通常可以基於以下兩個法律基礎之一:一是香港法庭在《婚姻訴訟條例》第3條下沒有管轄權(即不符合第3條之任何一項) ;二是雖然香港的法庭在上述《婚姻訴訟條例》第3條下有管轄權,但是相比較香港之外的另一個法域的法庭而言,香港並非一個最方便管轄的法院。

香港離婚訴訟中的不方便管轄原則(forum non convenience)

Read More »

香港離婚訴訟中的財產披露制度

香港離婚訴訟之財產披露制度概述

        香港離婚訴訟中,財產披露主要是通過雙方各自向法庭提交自己的財產披露文件(表格E)來實現的。法律上,雙方均有義務如實、準確地披露自己名下的財產、收入、權益及負債等財務狀況信息及文件。財產披露文件(表格E)必須以宣誓的方式簽署。在香港的法律制度下,原則上任何人故意在宣誓的文件中做不實的陳述,可能構成藐視法庭的刑事罪行。

        雙方交換財產披露文件(表格E)後,每一方均有權以問卷(Questionaire)的方式針對對方提交的財產披露文件中的內容提出合理的疑問,並要求對方提供進一步的解釋、說明或相關證據文件。如雙方就具體某一事項是否需要披露及披露的的內容或程度有爭議,則由法庭決定並作出命令。法庭在考慮是否命令一方作出具體的某一項披露時,通常需要考慮:(1)關聯性,即該被要求披露的文件是否與對方的財務狀況相關; (2)被要求披露的一方持有或能夠合理地獲得該被要求披露的文件; (3)合理性。例如,如果僅僅是很小額(例如1000元)的金錢支出,而被要求披露的一方已對金錢支出的用途(例如購買衣服)作出合理的說明,法庭可能不會支持另一方要求對方提供支出憑證的申請。

        總而言之,在香港的離婚訴訟制度下,各方的財產披露義務,另一方通過問卷的方式提出疑問的權利,以及法庭就財產披露爭議作出命令的權力,構成了香港離婚訴訟中財產披露制度的基礎。

 

拒絕財產披露的法律後果

        如上述,財產披露文件需要以宣誓的方式簽署,故意作出虛假的宣誓可能構成一項藐視法庭的刑事罪行。然而,此種刑事罪行的舉證標準非常高,實踐中並不常見。

        而法庭對於拒絕作出充分的財產披露的一方,更願意作出的是訟費上不利命令(即要求不合理地拒絕充分和及時作出財產披露的一方承擔由此產生的法律程序的訟費),以及在該方拒絕充分披露的事項上對該方作出不利的財產推斷。

        在香港的離婚訴訟案例LKF v LCYY [2012] HKFLR 398中,丈夫和妻子都沒有就財產做充分和坦誠的披露,法庭根據案子的具體情況,對丈夫作出不利的推斷,推定丈夫沒有披露的財產價值為2500萬港幣,而推定妻子沒有披露的財產價值為450萬港幣,並以此為基礎來分割資產。

 

不可使用不合法的手段調查對方的財產

        在一些離婚訴訟程序中,一方為取得對方的財產線索或資料,可能會使用非法的手段調查和獲得對方的財產信息和資料,但通過這樣的方式所取得的證據,很可能因為手段非法而不被法庭接納(inadmissiable).

        英國的案例Imerman

Read More »

香港訴訟律師- 香港倫敦金詐騙案件的訴訟代理

July 16,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香港訴訟律師 – 香港的倫敦金詐騙案件

在幾年前,我寫過一篇《香港的電郵詐騙訴訟及其代理》的文章,介紹如何處理通過向警方報案及香港民事訴訟處理電郵詐騙案件。 香港的電郵詐騙案件仍然沒有杜絕,但另一種金融詐騙形式,即通過引誘客戶投資倫敦金而進行詐騙的形式,卻在香港近年來愈演愈烈,受害者主要是中國大陸、台灣、新加坡及海外的華僑。本文將對這種倫敦金詐騙案件的訴訟代理進行介紹。

香港的倫敦金投資詐騙案件的形式

香港發生的以倫敦金投資為幌子進行詐騙的形式在報章上已經有較多的報導。根據維基百科及相關報道的倫敦金詐騙案件,例如:

  1.   由美女通過社交軟件結識潛在的投資者, 引誘潛在投資者在不良的金融公司開立倫敦金交易賬戶;
  2.   以高額回報,引誘潛在投資者向金融公司支付款項,作為所謂投資倫敦金融金的投資資金;
  3.   通過賬戶交易軟件App, 使投資者可以通過app查閱投資賬戶的餘額及交易記錄;
  4.   誘騙投資者簽署授權書和交出投資賬戶的登入信息;
  5.   代表投資者進行多次操盤,引致賬戶全部或大部分虧損;
  6.   告知投資者賬戶資金已經全部或大部分虧損,無法退回。

倫敦金詐騙案件的的事實和法律分析

Read More »

香港離婚訴訟:訴訟待決期間的贍養費申請的法律問題

February 28,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香港離婚和家事法律師   |   0 Comments

在以往的文章中,本人介紹過香港離婚訴訟中的財產分割及贍養費的問題。 在本人中,本人將介紹在離婚訴訟的待決期間申請臨時贍養費的法律問題。

一、甚麼是訴訟待決期間的贍養費(Maintenance Pending Suit)

在香港的法律制度下,一場有關離婚、子女撫養、贍養費和財產調整的離婚訴訟從提起到法庭作出判決往往曠日持久,可能會需要一年或以上。而在訴訟期間,在香港的法律下,如果子女或妻子並無足夠的經濟來源,可以向法庭申請訴訟待決期間由丈夫按月支付臨時的贍養費。

該等訴訟待決期間的贍養費的命令下的臨時贍養費,將涵蓋到作出最終的訴訟判決之日之前。命令一旦做出,被申請一方(通常是丈夫)會需要遵守命令在訴訟期間支付贍養費。 法庭在作出正式的財產調整和贍養費的判決後,該等正式贍養費的命令將取代訴訟待決期間的臨時贍養費的命令。

二、法律原則:合理性及其確定標準

香港的《婚姻訴訟和財產條例(香港法例192章)》第3條規定,香港法庭有權酌情決定婚姻一方向另一方支付訴訟待決期間的合理的贍養費,法庭需要考慮與案件相關的額所有情況。在HJFG v. KCY [1012] 1 HKLRD 95 案件中,Hartmann …

Read More »

玛瑞瓦禁制令(Mariva Injunction) – 跨境訴訟的脈衝彈

January 17,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概述

在現代的軍事上,脈衝炸彈的作用及威力無庸置疑。它可以瞬間癱瘓敵人的電子設備,使敵人喪失作戰能力。在普通法區,馬瑞禁制令(Mareva Injunction)的作用實在與脈衝彈有異曲同工之妙, 因為其性質其實是一個資產凍結令 。

禁制令的性質

馬瑞禁制令的名稱源自英國1975年 Mareva Compania Naviera SA v

Read More »

不妨礙權益函-和解談判的堅盾與利刃

January 04, 2018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一、不妨礙權益函的法律原則及作用

任何普通法地區的律師,對不妨礙權益(without prejudice)函的性質及運用均不會陌生。 不妨礙權益通訊(without prejudice communications)本來就是證據法的一門,其用意就是要鼓勵民事訴訟的和解,所以規定民事訴訟的與訟一方,若向其他方提出或洽談庭外和解時, 在書信往來或言談溝通時標明或聲明為不妨礙權益(without prejudice),則相關信函或口頭商討內容,不能呈堂。這樣一來, 訴訟方即可在庭外和解談判中,暢所欲言,無須擔憂日後一旦庭外和解談不攏而繼續進行訴訟時,在書面或口頭所寫所說的,會被對方用作為承認責任的證據。

舉例來說,在一宗涉及交通意外的民事索償公司中, 原告為路上途人, 被一輛私家車撞傷, 因而向司機追討賠償一百萬元, 在訴訟展開不久後被告人的律師認為被告司機確實有責任, 但不至於需要賠償一百萬元, 所以他向原告律師以書面提出以50萬和解, 在該提出和解的信函上被告律師應該標上不妨礙權益(without …

Read More »

適用香港法律並非萬靈藥

香港和內地的商貿交易頻繁 很多时候相關的合約多訂明適用香港法律縱使合約很大程度是在中國內地履行這一方面可能由於合約的雙方或其中一方為香港公司或居民又或者可能雙方對香港的司法制度信心較大這些在內地執行適用香港法律的合約

Read More »

香港和澳大利亞之間的民事判決相互執行

香港和澳大利亚之间的民事判决相互执行概述

隨著香港和澳大利亞政府於2017年4月起啓動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其目的是進一步加強兩地已經十分活躍的貿易活動,)兩地的貿易量在雙邊協議締結後必然會爆發。不幸的是,隨著貿易的暴增,兩地貿易夥伴之間的爭端亦會隨之出現。

本文希望簡要介紹在香港和澳大利亞任何一個司法管轄區獲得的民事判決是否可以在另一個司法管轄區執行。一般而言,由於澳大利亞和香港都是普通法地區,在其中任何一個司法管轄區獲得的民事判決都可以通過普通法或法規來執行。但由於通過普通法執行判決往往比較困難和復雜及存在不確定性, 本文只重點介紹在法規下的判決執行。

 

在澳大利亞執行香港民事判決

在澳大利亞,1991年的 ” Foreign Judgments Act」 (境外判決法) 和1992年的 「Foreign Judgments Regulation (“境外判決規則」) 為在澳大利亞執行外國民事判決的程序和範圍提供了一個明確的平臺。首先值得註意的是,境外判決法是一個聯邦法例,這意味著它適用於整個澳大利亞而不是若幹的州分,因此,舉例來說,一旦根據該法確認了香港法院的判決在澳大利亞是受到承認, 它則可在任何州(或屬地)的最高法院登記並隨之而對被告在澳大利亞任何地區的資產執行。

在境外判決規則的附表中,只有香港終審法院及高等法院(包含原訟庭及上訴庭)的判決是可登記的。因此,諸如香港區域法院或土地審裁處頒發的判決則不可登記。此外, …

Read More »

香港訴訟中的利器(三): 財產追溯(Tracing)的運用

March 12,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Read More »

香港知識產權訴訟: 香港公司名稱與註冊商標的衝突及訴訟

March 12,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Read More »

香港訴訟中誓章 (Affirmation) / 真實陳述 (Statement of Truth)的運用 及虛假陳述的法律責任

March 12,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Read More »

香港訴訟律師告訴你: 香港訴訟中如何送達法庭文件

March 12,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Read More »

香港訴訟中的利器(二): 第三方披露令 – Norwich Pharmacal Order

March 12,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甚麼是Norwich Pharmacal Order (第三方披露令)?

Norwich Pharmacal Order (第三方披露令)是普通法中的一項法律制度,經常用在追討詐騙款、商標專利侵權或其他侵權案件中。

以追討被詐騙的款項為例,在經常在香港發生的各種電郵詐騙、金融詐騙、投資詐騙等案件中,受害人因被騙而將款項支付到騙子指定的銀行賬號,之後發現被騙,想要追討時,騙子早已不知所蹤。唯一可追查的,是曾經接受受害人匯款的的銀行賬號。想要追回損失,在普通法下,可以以受害人(匯款人)對該收款賬戶中的資金有財產權益(proprietary interest)或收款人不當得利(unjust enrichment)或者信托(trust)等訴因向銀行賬戶的持有人提起訴訟追討。然後,該收款賬戶的持有人是誰? 如果起訴該賬號持有人,其地址是哪裡(用於送達目的)? 該受害人匯入該賬戶的錢是否被轉走?轉走到了甚麼賬戶(第二層賬戶)? 轉走了多少錢到第二層賬戶?第二層賬戶的持有人是誰,地址是哪裡(知道這些資訊後,也可以同樣起訴第二層賬戶的持有人)?

在香港,銀行對開戶人有資訊保密的法律義務。沒有法庭的命令,銀行是不會將這些賬戶資訊和資料證據提供給受害人用於訴訟的。那麼,受害人怎麼辦呢? 解決的方法是:以銀行為被申請人,向法庭申請Norwich Pharmacal Order (第三方披露令),要求銀行提供直接收到受害人匯款的銀行賬戶(第一層賬戶)和之後間接收到受害人的錢的其它賬戶(第二、三…層賬戶)的賬戶持有人的資訊,以便受害人能夠對這些賬戶的持有提起訴訟。

如果用正式一點的語言解釋,  …

Read More »

香港訴訟中的利器(一): 訴前禁令 – 凍結令 – Mariva Injunction – 訴前財產保全制度

March 12,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Read More »

香港訴訟律師: 香港法院執行內地法院判決的新發展

February 20,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香港訴訟律師 – 如何在香港執行內地法院判決書

我在2015年寫有一篇文章《如果在香港執行內地法院判決書》, 介紹在香港執行內地法院判決書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通過內地與香港的民事司法協助,即兩地簽署的《內地與香港相互執行民商事判決及其安排》確定的執行機制。 另一種方法是通過普通法下的執行外地判決的方式,即在香港以內地法院的判決書作為案由再提起訴訟,取得香港法院判決書,再申請執行香港法院判決書。

《內地與香港相互執行民商事判決及其安排》的局限

通過這種兩地司法協助的方式在香港執行內地法院判決,最大的難處在於:《安排》的適用條件包括必須由合同雙方協議約定由香港或內地一方的法院行使排他的管轄權。這樣的條款一般很少在合同中出現。

第二個難處是: 申請執行方必須向香港法院舉證證明內地法院的判決書是終局、可執行的判決書。 內地的再審制度(內地新的《民事訴訟法》已經將申請再審的時間限制原來的兩年修改為6個月)在香港的案例中構成認定法庭判決書是終局、可執行判決的障礙。

原訟法院HCMP 2080/2015案件

該案件的法庭判決書(英文)可在這裡查看,點擊查看判決書 。

Read More »

跨境訴訟律師:在內地開庭 VS.在香港法院開庭,一種怎樣的不同體驗?

June 20,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4 Comments

跨境訴訟律師:內地-香港法庭開庭

在到香港學習和從事香港律師執業以前, 我在內地執業從事民商事及涉外訴訟業務多年,在全國的許多地方的高院、中院、基層人民法院、法庭都開過庭。對全國各地的法庭例北京、上海的法庭,中等城市例如杭州、蘇州的法庭,不發達地區例如東北地區的法庭的開庭都有過一些體驗。 在香港執業以後,我也從事民事、商事的訴訟業務,因而也經常需要在香港高等法院、區法院參加庭審。 常常有香港和內地的同行好奇的問:在法庭開庭和在香港法庭開庭,是一種怎樣的不同體驗?

香港訴訟制度比內地訴訟制度孰優孰劣

從普羅大眾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香港的訴訟法律制度與內地的訴訟法律制度各有優劣之處。 我聽到和看到太多的對內地法律制度全盤否定的觀點,但在香港執業深入了解後, 我真的覺得內地的法律制度其實也有其可取之處,雖然不可否認存在重大的瑕疵。

(1) 訴訟制度的效率 – 內地優於香港

內地的民商事訴訟, 一般案件正常情況下3-4個月差不多就能結案下判決書,6個月應該差不多都能完結。 而在香港,一件被告應訴的民商事案件,從起訴到法庭審完作出判決,很多時候會需要一兩年,比較快的我覺得也會需要8個月到一年。 香港沒有審理案件的時間限制,大量的案件幾年都還沒審完。 雖然香港力圖通過民事司法制度的改革(Civil Justice Reform)提高效率,但收效並不明顯。 …

Read More »

香港訴訟律師- 电邮诈骗诉讼的案件及代理

August 19, 2015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黑客電郵詐騙訴訟案件

電郵詐騙訴訟案件經常出现在香港法庭,并不少見。作爲專注於處理內地香港跨境法律事務的香港律師,我接觸和處理過各類形形色色的香港的金融、貿易或其他的詐騙案 。得益於香港便利的金融、貿易環境,作為其副產品,香港活跃着各种類型的詐騙。在本文中,我將介紹在香港常見的电邮詐騙手法及诉讼處理方法。

黑客電郵詐騙的方式及處理方法

這類詐騙,都是以香港公司賬號作爲收取詐騙款的賬戶的。 騙徒先通過各種其他方式(例如電腦病毒),取得使正常從事國際貿易往來的買賣雙方的電郵賬號及密碼,然後一直潛伏不動,密切觀察雙方電郵的內容。等到買方需要想賣方付款時,騙徒會控制、截取雙方的電郵信件,冒名以賣方的名義要求買方將貨款支付一個香港公司賬戶(例如或說這是供貨商的賬戶,直接給供貨商打款,實際上是騙徒開立的香港公司賬戶)。買方完全不知道有詐,因爲郵件是從賣方的正常電郵發出的,而國際貿易的雙方由於身處兩個不同國家,往往只依賴電郵聯繫。

騙徒的香港賬戶(賬戶A)收到錢後,會儘快通過網銀將錢轉到香港的其他賬戶B, 賬戶C等,然後想辦法將這些錢轉移到境外(例如中國內地)。

處理方法: 在發現受騙後,應該立即:1)向香港警方報案,要求儘快凍結騙徒收款的香港賬戶; 2)同騙徒收款的香港賬戶銀行聯繫,告知受騙事實。 3)如果警方没有冻结账户,應立即委託律師申請申请诉前禁令,冻结涉案收款账户。4)向香港的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收款賬戶的公司返還資金。如果騙徒的香港賬戶A, 或賬戶B, 賬戶C被凍結後還有資金,則能夠追回資金的可能性較大。

通常,处理这类案件时,在受害人第一时间找到我们是,我们立即会帮助客户处理第1项和第2项事务,费用一般6-10个小时即可完成。 而处理第3项和第4项事务,如果对方不来应诉(由于涉及刑事诈骗,被告不来应诉的情況并不少見),我们通常可以在30-50个小时处理完成。而如果对方来应诉(见下文),则我们会按照实际的时间收取费用。

黑客電郵詐騙的案中案

當你起訴香港收款賬戶的持有公司A,B,C時, 這些公司可能會來到法庭應訴說,他們自己也是受害人。 他們陳述的故事是: …

Read More »

在香港打官司-訴訟費用知多少?

August 12, 2015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作為處理香港訴訟業務的香港執業律師,在承接每一單新的訴訟案件時,都需要向客戶仔細解釋客戶預期會需要花費哪些費用,各項費用怎麽計算或數額多少。在以下文章裏,我將介紹香港訴訟涉及到的費用,供大家參考。同時,下次遇到需要向客戶解釋,我就可以直接將本文發給客戶看,省去解釋的時間啦。

一、法庭費用

與內地當事人需要向法庭支付大額的訴訟費用不同,香港法庭只收取很少的費用。例如,大多数案件以傳訊令狀(writ of summon)的方式提起,只需向法庭支付1045港幣的固定的案件登記費用,無論訴訟標的額是多少。在香港的法律背景下,通常我們所說的訴訟費用,是指因訴訟而產生的律師費用。

二、律師費用的承擔

在香港訴訟中,原則是:敗訴方承擔律師費用(costs follow the event),也即,敗訴方不僅要承擔自己一方的律師費用,而且還要承擔勝訴一方的律師費用。法庭在訴訟的過程中、以及訴訟的各個階段(例如初審判決、上訴判決)不僅要對案件本身的問題作出判決,而且要對訴訟費用由誰來承擔作出判決,通常是判決敗訴方要承擔勝訴方的律師費用。

但是,需要註意的是,客戶即使最後贏了官司,也並不意味一定可以從對方處追討會全部的律師費用。如果對方沒有資產執行法庭判決,可能無法追回律師費用;另外,法庭評估的律師費用,往往只是客戶實際支付的律師費用的一部分,一般約60-70%左右,而不是全部。也就是說,即使贏了官司,所追回的律師費用最多也只能是實際支付的律師費用的60%-70%。

三、懲罰性律師費用

在特定的條件下,法庭可以作出要求一方或一方的律師承擔懲罰性律師費用的命令。 例如:

Costs as between Party to Party …

Read More »

香港訴訟律師:如何在香港執行內地的法院判決書

January 13, 2015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一、 香港訴訟律師: 在香港執行內地的法院判決

作為處理內地-香港跨境法律事務的香港律師,經常會遇到客戶的咨詢或者客戶委託的事務:在香港執行中國內地法院的判決書。 這種事情常見的情況是:原告人基於訴訟便利、快捷等考慮,先在內地法院起訴并取得勝訴,但是被告人是香港公司或香港居民,在內地并無財產可供執行,因而希望在香港執行被告的財產。

 

二、 《內地與香港關於相互執行民商事判決的安排》及其局限

香港與2008年通過《內地判決(交互強制執行)條例》(香港法例第597章),正式建立起根據以上《安排》來執行內地法院判決的機制。

但是,能通過該條例執行內地法院判決的前提條件是:爭議雙方必須事先約定將爭議提交到內地或香港任何一邊的法院并排除另一邊的管轄權。

在實踐中,除非當事方在簽訂合同時獲得專業律師的意見及建議,一般情況下合同雙方可能不會去約定這樣的條款,特別是明確排除另一方管轄的條款。因而,通過這種方式在香港申請執行內地判決的案例很少。

 

三、 依據香港普通法在香港承認和執行內地法院的判決

在普通法下,原告可以在香港以中國內地法院的終審生效判決為依據,在香港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依據內地的判決內容作出判決。

在這種情況下,香港的法院不再審理內地判決的實體糾紛,而是以內地法院判決本身作為判決的依據。如果被告一方無法提出有力的抗辯,原告可以向法院申請summary judgment, 快速做出判決,而不需全面展開訴訟。

被告一方可能提出的抗辯通常是:

(1)原告一方在內地法院的判決並非最終的生效判決。…

Read More »

香港訴訟律師-香港訴訟費用擔保制度

August 07, 2014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3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费用香港訴訟律師-訴訟費用保證金制度

作為香港訴訟律師,經常需要向客戶解釋訴訟費用擔保問題。特別是當客戶是中國大陸公民或公司並作為原告訴訟時,提起訴訟後面臨馬上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法庭應被告的申請,要求位於香港境外的原告提供訴訟費用保證金。原告如果不提供,其所提起的訴訟程序將會被擱置或撤消。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