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香港訴訟

香港訴訟律師- 电邮诈骗诉讼的案中案及代理

August 19, 2015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电邮诈骗香港诉讼 香港訴訟律師  电邮诈骗诉讼的案中案及代理

黑客電郵詐騙訴訟案件

電郵詐騙訴訟案件經常在香港法庭并不少見。作爲專注於處理內地香港跨境法律事務的香港律師,我接觸和處理過各類形形色色的香港的金融、貿易或其他的詐騙案 。得益於香港便利的金融、貿易環境,香港活跃着各种詐騙。在本文中,我將介紹一种在香港常見的电邮詐騙手法及诉讼處理方法。

黑客電郵詐騙的方式及處理方法

這類詐騙,都是以香港公司賬號作爲收取詐騙款的賬戶的。 騙徒先通過各種其他方式(例如電腦病毒),取得使正常從事國際貿易往來的買賣雙方的電郵賬號及密碼,然後一直潛伏不動,密切觀察雙方電郵的內容。等到買方需要想賣方付款時,騙徒會控制、截取雙方的電郵信件,冒名以賣方的名義要求買方將貨款支付一個香港公司賬戶(例如或說這是供貨商的賬戶,直接給供貨商打款,實際上是騙徒開立的香港公司賬戶)。買方完全不知道有詐,因爲郵件是從賣方的正常電郵發出的,而國際貿易的雙方由於身處兩個不同國家,往往只依賴電郵聯繫。

騙徒的香港賬戶(賬戶A)收到錢後,會儘快通過網銀將錢轉到香港的其他賬戶B, 賬戶C等,然後想辦法將這些錢轉移到境外(例如中國內地)。

處理方法: 在發現受騙後,應該立即:1)向香港警方報案,要求儘快凍結騙徒收款的香港賬戶; 2)同騙徒收款的香港賬戶銀行聯繫,告知受騙事實。 3)如果警方没有冻结账户,也可以向法院申请诉前禁令,冻结涉案收款账户。4)向香港的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收款賬戶的公司返還資金。如果騙徒的香港賬戶A, 或賬戶B, 賬戶C被凍結後還有資金,則能夠追回資金的可能性較大。

通常,处理这类案件时,在受害人第一时间找到我们是,我们立即会帮助客户处理第1项和第2项事务,费用一般6-10个小时即可完成。 而处理第3项和第4项事务,如果对方不来应诉(由于涉及刑事诈骗,很多时候被告不来应诉),我们通常可以在30-50个小时处理完成。而如果对方来应诉(见下文),则我们会按照实际的时间收取费用。

黑客電郵詐騙的案中案

當你起訴香港收款賬戶的持有公司A,B,C時, 這些公司可能會來到法庭應訴說,他們自己也是受害人。 他們陳述的故事是: 有人(例如國外的X)跟他們公司(例如A公司)簽訂一份貿易合同,同時給他們匯了一筆大於貿易金額很多的大額款項,然後委托他們將顺便貿易金額之外的剩余款項支付給X的供貨商B和C, A公司完全相信X的話,將大部分款項支付給B和C。 而B,C也可能來法庭應訴,並提交證據證明他們確實與一個外國公司有貿易合同,並按照貿易合同收取了款項(從A公司轉來的款項)。

處理方法:如果代理黑客诈骗的受害人,你要主张的是: A, B, C作为trustee持有本该属于受害人的钱财,这个相对容易证明, 只需证明A,B,C账户的钱来自受害人的汇款就行(要以欺诈fraudulence作为诉因很困难,因为要证明欺诈的意图)。

如果作為A, B, …

Read More »

在香港打官司-訴訟費用知多少?

August 12, 2015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费用 在香港打官司 訴訟費用知多少?         作為處理香港訴訟業務的香港執業律師,在承接每一單新的訴訟案件時,都需要向客戶仔細解釋客戶預期會需要花費哪些費用,各項費用怎麽計算或數額多少。在以下文章裏,我將介紹香港訴訟涉及到的費用,供大家參考。同時,下次遇到需要向客戶解釋,我就可以直接將本文發給客戶看,省去解釋的時間啦。

 

一、法庭費用

與內地當事人需要向法庭支付大額的訴訟費用不同,香港法庭只收取很少的費用。例如,大多数案件以傳訊令狀(writ of summon)的方式提起,只需向法庭支付1045港幣的固定的案件登記費用,無論訴訟標的額是多少。在香港的法律背景下,通常我們所說的訴訟費用,是指因訴訟而產生的律師費用。

 

二、律師費用的承擔

在香港訴訟中,原則是:敗訴方承擔律師費用(costs follow the event),也即,敗訴方不僅要承擔自己一方的律師費用,而且還要承擔勝訴一方的律師費用。法庭在訴訟的過程中、以及訴訟的各個階段(例如初審判決、上訴判決)不僅要對案件本身的問題作出判決,而且要對訴訟費用由誰來承擔作出判決,通常是判決敗訴方要承擔勝訴方的律師費用。

但是,需要註意的是,客戶即使最後贏了官司,也並不意味一定可以從對方處追討會全部的律師費用。如果對方沒有資產執行法庭判決,可能無法追回律師費用;另外,法庭評估的律師費用,往往只是客戶實際支付的律師費用的一部分,一般約60-70%左右,而不是全部。也就是說,即使贏了官司,所追回的律師費用最多也只能是實際支付的律師費用的60%-70%。

 

三、懲罰性律師費用

在特定的條件下,法庭可以作出要求一方或一方的律師承擔懲罰性律師費用的命令。 例如:

Costs as between Party to Party – 如果一方在明顯沒有道理的情況下,堅持采取某種法律程序(例如案件明顯不符合簡易判決的條件,但一方提出簡易判決的申請),導致對方為此支出律師費用,則法庭可能作出這種诉讼費用的命令,要求提起此種程序的一方承擔對方由此所實際支出的全部律師費用,註意是全部(100%),而不是通常的60-70%。

Wasted Costs -如果由於一方的代理律師或律師事務所本身的過失、拖延或無理行為導致一定法庭程序而產生的費用,法庭可能會作出這種wasted costs orders, …

Read More »

香港訴訟中的證人證言:從一件高等法院爭訟案看香港訴訟中的證人證言制度

January 02, 2014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訴訟   |   2 Comments

香港证人证言 香港訴訟中的證人證言:從一件高等法院爭訟案看香港訴訟中的證人證言制度在香港訴訟中,證人證言(包括當事人自己所作的證供)是十分重要的證據。而證人是否可信,則是證人證言被採納的關鍵問題之一。本文探討香港訴訟中證人的可信性問題,以及與中國證人制度的區別。

案例:公司股东诉讼

今日在研讀一個香港高等法院公司爭訟案。大概事實是,兩人在香港設立一個控股公司,在內地開展業務。其中一個股東為中國某著名律師事務所的管理合夥人(股東A),另一股東是外籍人士(股東B),兩人各占公司一半股份。公司業務發展很快,但兩人對公司在管理方面產生爭議,導致訴訟。兩人都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因對方股東的行為構成對自己的不公正損害(unfair prejudice), 無法與對方共同經營公司,請求法院判決將對方公司的股份以法庭評估價格賣給自己。

雙方都向法庭提出了對方的不公正損害的行為的具體表現,並都親自出庭作證。結果,法官認為,股東A在法庭上所作的證言完全不可信,而股東B所作的證言則是可信的。由此,法庭決定采納外籍人士一方所述的事實,認定股東A對股東B存在不公正損害行為,判令其將所持股份賣給股東B。此案幾經訴訟,包括上訴及關聯訴訟。由於證據問題(包括證人的可行信及證言的采納)屬於一審法院的權限,不在上訴法官審查之列,因而一審對證人證言的可信性的認定沒有被推翻過,這也成為本案認定不公正損害事實的的主要依據。

看看法官是怎麽看待證人的可信性的。法官認為,(1)根據案件的事實,當兩股東有爭議時,股東A多次通過不正當的方法去威迫對方就範,而不是通過法律途徑解決,這對於律師來說是一種比較異常(remarkable)的行為方式. 法官據此認為他不是一個可信的證人;(2)股東A在法庭所作證言,基本上屬於怎麽樣對案情結果有利就怎麽樣說,對自己不利的則一概否認,除非有書面證據的證明。法官據此認為,股東A不是一個誠實的證人,而另一方股東的證言相對客觀,予以采納。

对比:中国内地诉讼制度中的证人证言

這讓我想起在中國內地做訴訟律師時所看到的:中國的律師(或在律師指導下的當事人)在法庭上,對案情的陳述,除非有書面證據難以否認之外,基本都是怎樣對自己有利就怎樣說,即使後來被法官或對方律師盤問時出現自相矛盾,也往往一句“不清楚”、“記錯了”、“我是律師,對事實不太清楚”等托詞應付之,很少考慮律師的專業操守或證人的可信性。而中國的法官,也基本上不會去考慮證人(包括當事人)的人格(可信性)問題,一般都不會以證人的可信性作為采納或不采納一方所述事實的根據。究其原因,中國的證據法律體系中,是沒有證人可信性的這一概念及其評價標準的。也許正是因為這樣,中國律所合夥人股東用其慣用的中國律師的思維方式去處理本案件,而沒有註意到香港證人證言制度的特點,特別是與中國大陸證據制度的明顯區別,從而導致他在以上香港案子中,馬失前蹄。

結論

在訴訟制度中,普通法系認定事實的方法,特別是證人證言制度,與中國內地差別很多。中國內地的律師在處理香港的訴訟事務中,如果沒有意識到這種差別,仍然用中國內地的法律思維處理問題,必然是要碰一鼻子灰的。

 

Read More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