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國際仲裁費用

香港國際仲裁律師:國際仲裁中的費用問題

January 31,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一、費用的類別   國際仲裁中的費用,主要有兩類:(1) Costs of the reference, 即仲裁雙方各自支付的律師費用、專家費用、證人費用等;(2)Costs of the award, 主要指仲裁員(仲裁庭)的費用。 國際仲裁中的律師費用一般是按時計費的。但有的客戶(如何中國內地客戶)可能更喜歡固定收費,覺得心裡踏實。 兩者各有優劣,但計時收費能更好的體現律師的工作量,固定收費在某些時候導致律師不願意過多投入時間去抗爭,追求早日結案。     仲裁員的收費方式,在機構仲裁中,通常是有仲裁機構收取,然後仲裁事機構再將(部分)費用支付給仲裁員作為仲裁員的報酬。仲裁機構的收費方式各個機構有不同的規定。例如ICC按照爭議標的的比例收費,而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當事人可以選擇按照標的的比例固定收費或者按時收費。就收費的高低而言,大體上,ICC收費比較高,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較低,而CIETAC收費最低(一些資深的國際仲裁員不願意接CIETAC的案件,因為費用太低)。 二、仲裁費用承擔的一般原則 在國際仲裁中,一般的原則是Costs follow the events, 即仲裁最後失敗的一方不僅需要支付自己一方的律師費用,還是需要支付對方為仲裁程序所支出的律師費用和全部仲裁庭費用。 但是實際上,即使按照這一原則,勝訴方能拿回的,並不是支出的全部律師費用,而只是實際支出的律師費的一部分。 仲裁庭在作出費用命令時,通常的費用命令是party-t0-party basis, 其意義大體上是,輸家需要支付贏家「合理」的律師費用,但是在某項費用支出是否「合理」存疑時,作有利於輸家的解釋,輸家就不用付。按照這種命令,實踐中贏家可以拿回的律師費用,大體上是實際(按時計費)支出的費用的50%-60%左右。 另外一種費用命令是 indemnity basis, 同上述party-to-party basis的區別在於,如果對某項費用支出是否「合理」存疑,則按照有利於贏家的方向解釋,輸家仍需支付該項費用。 實際中,仲裁庭作出這種費用命令時,贏家一般可以拿回實際(按時計費)支出費用的90%左右。 如無特別情況,法仲裁庭出的費用命令是party-to-party basis。在特殊情況下,例如一方有特別的不合理的行為導致費用的浪費或者原本不應產生的額外費用的產生,則對於這些費用,仲裁庭可能一方按照indemnity basis的費用命令承擔。 三、仲裁庭費用(仲裁員費用)押金 在機構仲裁中,在仲裁開始後,仲裁庭就會要求雙方支付仲裁庭費用的押金。這時,因為勝負未知,仲裁庭一般要求申請方和被申請方先各自付一半。 那麼,如果雙方或一方不付仲裁庭費用押金,仲裁庭怎麼辦呢? 在國際仲裁中,有時是雙方共同指定一名仲裁員;有時則是各自指定一名,然後由各自指定的仲裁員再共同指定第三名做仲裁庭主席。但無論如何指定,一個不變的法律關系是:每一個仲裁員與仲裁雙方就仲裁服務及費用形成一種三方合同關系;即使是一方指定的仲裁員,也是一樣(所以一個仲裁員如果被一方挑戰想退出,還得問問另一方同不同意,如果另一方不同意,仲裁員就沒法走)。 上述三方合同關系,就仲裁庭費用而言,其意義是:申請人和被申請人對應當支付的仲裁員費用承擔連帶責任。 所以,回答上面的問題:(1)如果雙方都不付仲裁庭費用,怎麼辦? 仲裁庭就不幹唄(不給錢誰給你幹活啊); (2)如果被申請人一方不給錢怎麼辦(非常可能,誰被告了還願意貼錢進去啊,沒天理啊),答案是,如果被申請人不肯付錢,那麼申請人就必須全額付;如果申請人不肯全額付,那麼請看問題(1)的答案。 有人要問了,如果被申請人不肯付仲裁庭的費用,仲裁庭會不會以此為理由判他輸? 簡單的答案是:不會。 四、對仲裁裁決書的留置權 在非機構仲裁(ad hoc arbitration)中,仲裁員可能會同意不收押金先幹活(或者所收取的押金少於實際應付仲裁員費用數額), 那麼仲裁員通常會在正式的仲裁裁決發出之前,通知雙方正式仲裁裁決會在哪一天作出,叫雙方來領仲裁裁決之前先把拖欠的仲裁員費用付清,否則不給發裁決書。 仲裁員不管哪一方支付(替對方支付了的一方如果是勝訴一方可以按照仲裁裁決中的費用命令向對方追討),只要從任何一方收到全額費用,就向雙方發出仲裁裁決書。 會不會出現雙方都不來領取的情況呢。 一般很少。 估計自己會贏得一方肯定會積極去領仲裁裁決書的(贏了好早申請執行啊); […]

Read More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