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香港诉讼

香港诉讼律师:从一件高等法院诉讼案看香港诉讼制度中的证人证言

八月 30,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证人证言在香港诉讼中,证人证言(包括当事人自己所作的证供)是十分重要的证据。而证人是否可信,则是证人证言被采纳的关键问题之一。本文探讨香港诉讼中证人的可信性问题,以及与中国证人制度的区别。

案例:公司股东诉讼

今日在研读一个香港高等法院公司争讼案。大概事实是,两人在香港设立一个控股公司,在内地开展业务。其中一个股东为中国某着名律师事务所的管理合伙人(股东A),另一股东是外籍人士(股东B),两人各占公司一半股份。公司业务发展很快,但两人对公司在管理方面产生争议,导致诉讼。两人都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因对方股东的行为构成对自己的不公正损害(unfair prejudice), 无法与对方共同经营公司,请求法院判决将对方公司的股份以法庭评估价格卖给自己。

双方都向法庭提出了对方的不公正损害的行为的具体表现,并都亲自出庭作证。结果,法官认为,股东A在法庭上所作的证言完全不可信,而股东B所作的证言则是可信的。由此,法庭决定采纳外籍人士一方所述的事实,认定股东A对股东B存在不公正损害行为,判令其将所持股份卖给股东B。此案几经诉讼,包括上诉及关联诉讼。由于证据问题(包括证人的可行信及证言的采纳)属于一审法院的权限,不在上诉法官审查之列,因而一审对证人证言的可信性的认定没有被推翻过,这也成为本案认定不公正损害事实的的主要依据。

看看法官是怎麽看待证人的可信性的。法官认为,(1)根据案件的事实,当两股东有争议时,股东A多次通过不正当的方法去威迫对方就范,而不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对于律师来说是一种比较异常(remarkable)的行为方式. 法官据此认为他不是一个可信的证人;(2)股东A在法庭所作证言,基本上属于怎麽样对案情结果有利就怎麽样说,对自己不利的则一概否认,除非有书面证据的证明。法官据此认为,股东A不是一个诚实的证人,而另一方股东的证言相对客观,予以采纳。

对比:中国内地诉讼制度中的证人证言

这让我想起在中国内地做诉讼律师时所看到的:中国的律师(或在律师指导下的当事人)在法庭上,对案情的陈述,除非有书面证据难以否认之外,基本都是怎样对自己有利就怎样说,即使后来被法官或对方律师盘问时出现自相矛盾,也往往一句“不清楚”、“记错了”、“我是律师,对事实不太清楚”等托词应付之,很少考虑律师的专业操守或证人的可信性。而中国的法官,也基本上不会去考虑证人(包括当事人)的人格(可信性)问题,一般都不会以证人的可信性作为采纳或不采纳一方所述事实的根据。究其原因,中国的证据法律体系中,是没有证人可信性的这一概念及其评价标准的。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中国律所合伙人股东用其惯用的中国律师的思维方式去处理本案件,而没有注意到香港证人证言制度的特点,特别是与中国大陆证据制度的明显区别,从而导致他在以上香港案子中,马失前蹄。

结论

在诉讼制度中,普通法系认定事实的方法,特别是证人证言制度,与中国内地差别很多。中国内地的律师在处理香港的诉讼事务中,如果没有意识到这种差别,仍然用中国内地的法律思维处理问题,必然是要碰一鼻子灰的。

Read More »

在香港打官司-诉讼费用知多少?

八月 28,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香港诉讼律师费用作为处理香港诉讼业务的香港执业律师,在承接每一单新的诉讼案件时,都需要向客户仔细解释客户预期会需要花费哪些费用,各项费用怎麽计算或数额多少。在以下文章裏,我将介绍香港诉讼涉及到的费用,供大家参考。同时,下次遇到需要向客户解释,我就可以直接将本文发给客户看,省去解释的时间啦。

一、法庭费用

与内地当事人需要向法庭支付大额的诉讼费用不同,香港法庭只收取很少的费用。例如,大多数案件以传讯令状(writ of summon)的方式提起,只需向法庭支付1045港币的固定的案件登记费用,无论诉讼标的额是多少。在香港的法律背景下,通常我们所说的诉讼费用,是指因诉讼而产生的律师费用。

二、律师费用的承担

在香港诉讼中,原则是:败诉方承担律师费用(costs follow the event),也即,败诉方不仅要承担自己一方的律师费用,而且还要承担胜诉一方的律师费用。法庭在诉讼的过程中、以及诉讼的各个阶段(例如初审判决、上诉判决)不仅要对案件本身的问题作出判决,而且要对诉讼费用由谁来承担作出判决,通常是判决败诉方要承担胜诉方的律师费用。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客户即使最后赢了官司,也并不意味一定可以从对方处追讨会全部的律师费用。如果对方没有资产运行法庭判决,可能无法追回律师费用;另外,法庭评估的律师费用,往往只是客户实际支付的律师费用的一部分,一般约60-70%左右,而不是全部。也就是说,即使赢了官司,所追回的律师费用最多也只能是实际支付的律师费用的60%-70%。

三、惩罚性律师费用

在特定的条件下,法庭可以作出要求一方或一方的律师承担惩罚性律师费用的命令。 例如:

Costs as between Party to Party …

Read More »

香港诉讼律师- 电邮诈骗诉讼的案中案及代理

八月 28,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法院诉讼   |   0 Comments

电邮诈骗香港诉讼黑客电邮诈骗诉讼案件

电邮诈骗诉讼案件经常在香港法庭并不少见。作爲专注于处理内地香港跨境法律事务的香港律师,我接触和处理过各类形形色色的香港的金融、贸易或其他的诈骗案 。得益于香港便利的金融、贸易环境,香港活跃着各种诈骗。在本文中,我将介绍一种在香港常见的电邮诈骗手法及诉讼处理方法。

黑客电邮诈骗的方式及处理方法

这类诈骗,都是以香港公司账号作爲收取诈骗款的账户的。 骗徒先通过各种其他方式(例如电脑病毒),取得使正常从事国际贸易往来的买卖双方的电邮账号及密码,然后一直潜伏不动,密切观察双方电邮的内容。等到买方需要想卖方付款时,骗徒会控制、截取双方的电邮信件,冒名以卖方的名义要求买方将货款支付一个香港公司账户(例如或说这是供货商的账户,直接给供货商打款,实际上是骗徒开立的香港公司账户)。买方完全不知道有诈,因爲邮件是从卖方的正常电邮发出的,而国际贸易的双方由于身处两个不同国家,往往只依赖电邮联系。

骗徒的香港账户(账户A)收到钱后,会儘快通过网银将钱转到香港的其他账户B, 账户C等,然后想办法将这些钱转移到境外(例如中国内地)。

处理方法: 在发现受骗后,应该立即:1)向香港警方报案,要求儘快冻结骗徒收款的香港账户; 2)同骗徒收款的香港账户银行联系,告知受骗事实。 3)如果警方没有冻结账户,也可以向法院申请诉前禁令,冻结涉案收款账户。4)向香港的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收款账户的公司返还资金。如果骗徒的香港账户A, 或账户B, 账户C被冻结后还有资金,则能够追回资金的可能性较大。

通常,处理这类案件时,在受害人第一时间找到我们是,我们立即会帮助客户处理第1项和第2项事务,费用一般6-10个小时即可完成。 而处理第3项和第4项事务,如果对方不来应诉(由于涉及刑事诈骗,很多时候被告不来应诉),我们通常可以在30-50个小时处理完成。而如果对方来应诉(见下文),则我们会按照实际的时间收取费用。

黑客电邮诈骗的案中案

当你起诉香港收款账户的持有公司A,B,C时, 这些公司可能会来到法庭应诉说,他们自己也是受害人。 他们陈述的故事是: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