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852) 5103 9249; (86) 15018939249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Archive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仲裁與調解立法(第三方資助)(修訂)條例草案 的 簡要說明

June 21,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仲裁與調解立法(第三方供資)(修訂)條例草案(“該草案”)已於2017年6月14日由香港立法機關通過,該草案主要是採納了2016年10月法律改革委員會報告中的建議。 該草案預計在今年稍後時間生效,其旨在改變過時(或陳舊)的普通法助訟和包攬訴訟原則,以容許第三方可向參與仲裁或調解的一方提供訴訟融資。原來在助訟和包攬訴訟的原則下, 随若干有限的例外情況外, 第三方向民事訴訟中的訴訟人提供訴訟資金是非法的。該草案現修訂了“仲裁條例”及“調解條例”,以令第三方向在香港參與仲裁或調解的一方提供訴訟融資變為合法,而使前述助訟和包攬訴訟原則不適用於香港的仲裁和調解程序。 該草案亦表明會為第三方融資方制訂一“業務守則”,以列出他們在進行融資活動時需遵守的行為標準,該業務守則尚在草擬階段,並會在稍後公佈。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 雖然該草案放寬了助訟和包攬訴訟維原則對仲裁和調解的限制,但該等限制對在法院進行的民事訴訟仍然適用和有效。而且,該草案亦規定,代表仲裁一方的的律師均都不能利用草案内的保障,以自行提供仲裁或調解費用的融資。   主要影響: 1. 在訴訟融資上,香港已經落後於許多其他重要的普通法法區,如新加坡,澳大利亞和英國。這些法區已經廢除了過時的助訟和包攬訴訟維原則,因為這些原則往往被認為剝奪了經濟能力較低的訴訟人訴諸司法的權利。因此,雖然該草案只是放寬對仲裁和調解的限制,但卻被視為一個值得歡迎的舉措,有助加強香港作為重要仲裁中心的地位;   2.  該草案所允許的融資資金不限於參與仲裁和調解一方本身的費用,而且還包括其在敗訴時需要支付對手的費用;   3.  對於內地的個人和公司,現在洽談協議條款時更適合爭取加入適當的仲裁條款,以訂明在香港仲裁或調解有關的爭端,這既可獲得仲裁資金的同時,亦可使仲裁在一個更具權威性,公正及高效的仲裁庭進行。即使相關協議可能適用內地法律,但筆者認為並不妨礙仲裁在香港進行,因為自1997年主權回歸後,香港的雙語法律專業人員,對內地和香港的普通法法制均累積相當的經驗(其中一部分亦可能已獲得兩地的律師資格),因而具備在香港仲裁或調解適用內地法律或由內地衍生的爭端;   4. 內地律師在代表財力較弱的一方(如中小企業或個人)與大型國企或跨國公司洽談商業協議時,應認真考慮為客戶爭取加入在香港仲裁的條款,以減輕一旦出現爭端時由於財政實力懸殊使其客戶處於下風的風險。而且,香港仲裁机構頒發的裁決,亦一早已能在內地及世界其他重要法區執行了;   5. 預計隨著該草案正式生效,很多現時在國際上已十分活躍的大型訴訟融資公司,必然躍躍欲試希望加入香港市場分一杯羹,尤其是對源自中國內地牽涉金額鉅大的糾紛。因此,只要仲裁一方理據充足,是不虞難以獲得仲裁資金的。   我所的律師大多在多個法區(包括中國大陸)有執業資格及經驗,具備全面的雙語能力,因而十分適合處理涉及中國內地爭端或適用內地法而在香港進行仲裁或調解的案件。內地的律師同業或相關個人、單位,若對以上各項有疑問,可隨時致電我所律師查詢。而一旦上述的“業務守則” 頒布後,及該草案正式生效後,我們會繼續發出提示說明。   有關香港仲裁及仲裁裁決執行的法律事務,歡迎咨詢本所律師或在本文後面留言。 (作者: 戴國洪律師,本所顧問律師。戴律師為香港、澳洲新南威爾斯省及南澳省及英國三地的註冊律師,他早年在香港執業,專事處理商業訴訟,其後轉任多家在港知名上市公司的法律顧問、法律部主管及公司祕書等。在過去10年,他專門處理有關跨境收購合併、企業融資及上市合規等的商業及公司法律事務。戴律師電郵 edwardtai@cnhklawyer.com 。作者戴國洪律師保留所有權利。) 相關文章: 香港仲裁律師 – 如何在合同中約定香港仲裁條款 香港國際仲裁律師:國際仲裁中的費用問題 香港仲裁律師:如何在香港執行內地仲裁裁決 香港仲裁律師:香港仲裁作為解決爭議的方式 香港仲裁漫談(1): 約定仲裁地為“中國”= “香港”? 原訟庭 Z v A & ORS 案簡介

Read More »

香港仲裁律師:如何在香港執行內地仲裁裁決

June 01, 2017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作為香港仲裁律師,我們處理許多在香港申請執行內地仲裁裁決的案件。本文將結合我們辦案實踐對如何在香港執行內地仲裁裁決作出簡單介紹。 香港回歸之後,隨著香港-內地之間的經濟聯繫日益密切,需要跨境執行仲裁裁決書的情況經常發生。那麼在香港,如何執行內地仲裁機關作出的仲裁裁決書呢? 一、 在香港執行內地仲裁裁決的法律依據 在香港回歸之前,中國和英國(香港作為英國的殖民地,屬於英國一部分)都是《紐約公約》的締約方,因此相互之間執行對方仲裁裁決的依據就是《紐約公約》。而香港回歸祖國之後,鑒於香港的法律主體地位的變化,《紐約公約》已經不在適用於香港。取而代之的是,內地與香港之間簽訂了《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安排》」),成為內地與香港之間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制度依據。 然而,在香港的法律體系下,香港對外簽署的條約(包括與內地簽署的司法協助安排)並不具有直接在具體案件中適用的法律效力,必須經過香港本地化的法律立法後,才可以成為可適用的法律。 在這方面,香港的本地法律《仲裁條例》(香港法例第609章)起到了將《安排》的內容本地化的作用。 《仲裁條例》第10部第3分部(第92條到第98條)對內地仲裁裁決在香港的強制執行作出了規定。 因此,在香港執行中國內地的仲裁裁決,其直接的法律依據是《仲裁條例》第10部第3分部的規定,而制度依據則是《安排》的規定。在具體實踐中,《仲裁條例》相關條款的解釋和運用,需要結合《安排》的內容來解讀。 二、在香港執行內地仲裁裁決的前提:申請並取得香港法院的許可 根據《仲裁條例》相關條款規定,內地仲裁裁決,只有在經過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許可後,才可以在香港被強制執行。而一旦獲得了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許可,則該獲得許可的內地仲裁裁決,可以猶如香港高等法院原訟庭作出的判決書一樣,在香港進行強制執行。 可見,內地仲裁裁決要在香港強制執行,第一步需要有執行申請人先在香港高等法院原訟庭提出申請,並獲得法庭的執行許可。一旦獲得法庭許可,法庭就會發出一份命令,命令被申請人(債務人)向申請人(債權人)支付仲裁裁決判定的債務。 而原訟法庭作出的該命令,性質就如同香港法庭作出其他命令或判決書一樣,可以在香港申請強制執行。 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執行內地裁決的許可,可以由裁決書的申請人單方面以原訴傳票的形式向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提出,並提交誓章做支持。而在在誓章中,需附上仲裁裁決書的正本,包含仲裁協議的合同文件等。 法庭在單方審核申請文件後,即可作出執行的許可。 法庭在發出執行許可的命令時,會在命令中同時規定,被申請人有權利在該命令發出後的一段時間內(例如14日內),向法庭申請推翻該法庭命令。如果被申請人在該規定的時間內向法庭申請推翻該法庭命令,則該法庭命令並不會立即生效,而待法庭就申請進行審理後再相應作出是否許可執行的決定。反之,如果被申請人沒有在該規定的時間內向法庭提出推翻法庭命令的申請,在該法庭命令在該規定的時間到期後就開始生效,效力同香港本地法院的判決書一樣。 三、 在香港執行內地仲裁裁決書的具體方式 一旦獲得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許可,內地的仲裁裁決書就可以如何香港本地判決書一樣下香港申請強制執行。那麼,如何具體實施執行呢? 首先,需要說明的是,香港的法院中並沒有執行庭,法院和法官也不負責查找債務人是否有可執行的資產。 查詢債務人是否有可執行的資產,完全是執行申請人(或其律師)的工作。 法院只負責聽取當事方向法庭作出的任何法律規定的申請,然後根據情況作出法庭命令,法院是絕對不負責幫助申請人去查找可被執行的資產的。 在香港的法律制度下,不同的標的物(債務人的財產)有不同的執行方式。 例如債務人名下的房產、銀行存款、股票、債權執行的方式各不一樣。 對於債務人名下的銀行賬戶裡的存款、或者債務人持有的的其他債權,申請執行的方式是向法庭申請第三人債務令(Writ of Fi fa), 也即,向法庭申請命令,命令第三人(持有該賬戶存款銀行,或欠該債務人債務的第三人)直接向執行申請人支付錢款,以執行法庭判定的債務。法庭會需要排期就此申請開庭審理,聽取各方(執行申請方,被申請方,第三人)的意見,然後做出命令。法庭一旦做出命令,對該第三方有法律的約束力。 而對於債務人名下的房產,申請執行的方式則是首先向法庭申請抵押令(俗稱訂契),即向法庭申請,在債務人名下的房產上設定抵押,以擔保債務人支付法庭判定的債務。法庭同樣需要排期開庭聽取各方意見,然後做出命令。一旦法庭作出抵押令,執行申請人可以將該抵押令在田土廳辦理登記,這樣在該房產上設立了抵押,在沒有償還債務前,債務人無法處置該房產。 在設定抵押後,申請人如果想變賣抵押物受償,則還可以進一步向法庭申請變賣令,由法庭命令拍賣該抵押物,以償還債務。 四、 如何查核被執行人在香港是否有可供執行的資產 香港的法院沒有執行庭,法院不會像內地的執行庭一樣主動幫申請人調查被執行人的資產資訊(還是社會主義好啊)。 資產調查完全是執行申請人自己(或者其律師)的事。 香港有嚴格的隱私保護法律,獲得他人的資產資訊並非易事。雖然律師或通過專業調查機構常常可以查到一些資產資訊(例如被執行名下是否有房產、是否擔任任何公司董事),但大量的資訊,例如被執行人名下的是否在任何銀行開立過賬戶、是否有存款、是否持有股票、汽車等,則往往難以查到。通常需要申請人(客戶)能提供一些財產線索(例如銀行賬戶資訊、汽車牌照),才能向法庭申請命令進行查詢。 如果在執行過程中,發現被執行人轉移資產、逃避債務,申請人也可以向法庭申請緊急的禁制令,凍結被執行人的資產。 有關在香港執行內地仲裁裁決的問題,歡迎聯繫本所閆顯明律師咨詢。 相關文章: 香港仲裁漫談(1): 約定仲裁地為“中國”= “香港”? 原訟庭 Z v A & ORS 案簡介 香港仲裁律師:香港仲裁作為解決爭議的方式 香港仲裁律師 – 如何在合同中約定香港仲裁條款 香港國際仲裁律師:國際仲裁中的費用問題 禁止反言原則 […]

Read More »

香港國際仲裁律師:國際仲裁中的費用問題

January 31,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一、費用的類別   國際仲裁中的費用,主要有兩類:(1) Costs of the reference, 即仲裁雙方各自支付的律師費用、專家費用、證人費用等;(2)Costs of the award, 主要指仲裁員(仲裁庭)的費用。 國際仲裁中的律師費用一般是按時計費的。但有的客戶(如何中國內地客戶)可能更喜歡固定收費,覺得心裡踏實。 兩者各有優劣,但計時收費能更好的體現律師的工作量,固定收費在某些時候導致律師不願意過多投入時間去抗爭,追求早日結案。     仲裁員的收費方式,在機構仲裁中,通常是有仲裁機構收取,然後仲裁事機構再將(部分)費用支付給仲裁員作為仲裁員的報酬。仲裁機構的收費方式各個機構有不同的規定。例如ICC按照爭議標的的比例收費,而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當事人可以選擇按照標的的比例固定收費或者按時收費。就收費的高低而言,大體上,ICC收費比較高,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較低,而CIETAC收費最低(一些資深的國際仲裁員不願意接CIETAC的案件,因為費用太低)。 二、仲裁費用承擔的一般原則 在國際仲裁中,一般的原則是Costs follow the events, 即仲裁最後失敗的一方不僅需要支付自己一方的律師費用,還是需要支付對方為仲裁程序所支出的律師費用和全部仲裁庭費用。 但是實際上,即使按照這一原則,勝訴方能拿回的,並不是支出的全部律師費用,而只是實際支出的律師費的一部分。 仲裁庭在作出費用命令時,通常的費用命令是party-t0-party basis, 其意義大體上是,輸家需要支付贏家「合理」的律師費用,但是在某項費用支出是否「合理」存疑時,作有利於輸家的解釋,輸家就不用付。按照這種命令,實踐中贏家可以拿回的律師費用,大體上是實際(按時計費)支出的費用的50%-60%左右。 另外一種費用命令是 indemnity basis, 同上述party-to-party basis的區別在於,如果對某項費用支出是否「合理」存疑,則按照有利於贏家的方向解釋,輸家仍需支付該項費用。 實際中,仲裁庭作出這種費用命令時,贏家一般可以拿回實際(按時計費)支出費用的90%左右。 如無特別情況,法仲裁庭出的費用命令是party-to-party basis。在特殊情況下,例如一方有特別的不合理的行為導致費用的浪費或者原本不應產生的額外費用的產生,則對於這些費用,仲裁庭可能一方按照indemnity basis的費用命令承擔。 三、仲裁庭費用(仲裁員費用)押金 在機構仲裁中,在仲裁開始後,仲裁庭就會要求雙方支付仲裁庭費用的押金。這時,因為勝負未知,仲裁庭一般要求申請方和被申請方先各自付一半。 那麼,如果雙方或一方不付仲裁庭費用押金,仲裁庭怎麼辦呢? 在國際仲裁中,有時是雙方共同指定一名仲裁員;有時則是各自指定一名,然後由各自指定的仲裁員再共同指定第三名做仲裁庭主席。但無論如何指定,一個不變的法律關系是:每一個仲裁員與仲裁雙方就仲裁服務及費用形成一種三方合同關系;即使是一方指定的仲裁員,也是一樣(所以一個仲裁員如果被一方挑戰想退出,還得問問另一方同不同意,如果另一方不同意,仲裁員就沒法走)。 上述三方合同關系,就仲裁庭費用而言,其意義是:申請人和被申請人對應當支付的仲裁員費用承擔連帶責任。 所以,回答上面的問題:(1)如果雙方都不付仲裁庭費用,怎麼辦? 仲裁庭就不幹唄(不給錢誰給你幹活啊); (2)如果被申請人一方不給錢怎麼辦(非常可能,誰被告了還願意貼錢進去啊,沒天理啊),答案是,如果被申請人不肯付錢,那麼申請人就必須全額付;如果申請人不肯全額付,那麼請看問題(1)的答案。 有人要問了,如果被申請人不肯付仲裁庭的費用,仲裁庭會不會以此為理由判他輸? 簡單的答案是:不會。 四、對仲裁裁決書的留置權 在非機構仲裁(ad hoc arbitration)中,仲裁員可能會同意不收押金先幹活(或者所收取的押金少於實際應付仲裁員費用數額), 那麼仲裁員通常會在正式的仲裁裁決發出之前,通知雙方正式仲裁裁決會在哪一天作出,叫雙方來領仲裁裁決之前先把拖欠的仲裁員費用付清,否則不給發裁決書。 仲裁員不管哪一方支付(替對方支付了的一方如果是勝訴一方可以按照仲裁裁決中的費用命令向對方追討),只要從任何一方收到全額費用,就向雙方發出仲裁裁決書。 會不會出現雙方都不來領取的情況呢。 一般很少。 估計自己會贏得一方肯定會積極去領仲裁裁決書的(贏了好早申請執行啊); […]

Read More »

禁止反言原則 (Issue Estoppel): 拒絕執行國際仲裁裁決的第六項理由?

January 22, 2016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一、問題的引出   英國高等法院最近判決的Diag Human SE v The Czech Repblic [2014] EWHC 1639 (Comm)一案,引起了國際仲裁界對Issue Esptopel (禁止反悔)的關注與爭論。 在該案件中,高等法院判決拒絕執行一個根據《紐約公約》作出申請的國際仲裁裁決。 拒絕的理由是,執行申請申請人之前在澳大利亞根據《紐約公約》作出同樣的執行申請時,澳大利亞最高法院已經做出了該仲裁裁決尚沒有生效(not binding)的判決,因而,根據普通法中的Re Judicata (一事不再審)及Issue Esptopel (禁止反悔)的原則,法庭不再對這一問題再次審理,直接拒絕執行。   《紐約公約》明確規定締約國拒絕執行國際仲裁裁決的五個理由,難道Issue Esptopel (禁止反悔)成了第六個理由? 相關文章: 香港國際仲裁律師:國際仲裁中的費用問題 仲裁與調解立法(第三方資助)(修訂)條例草案 的 簡要說明 香港仲裁漫談(1): 約定仲裁地為“中國”= “香港”? 原訟庭 Z v A & ORS 案簡介 香港仲裁律師 – 如何在合同中約定香港仲裁條款 香港仲裁律師:香港仲裁作為解決爭議的方式

Read More »

香港仲裁漫談(1): 約定仲裁地為“中國”= “香港”? 原訟庭 Z v A & ORS 案簡介

December 02, 2015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案件名稱 Z v A & ORS – [2015] 2 HKC 272   案件事實 雙方在合同約定:適用ICC仲裁規則仲裁,仲裁地為中國(China), 合同適用的實體法是中國法(Chinese Law)。爭議發生後,雙方無法就在中國哪一個城市進行仲裁達成一致意見,於是一方(A方))向ICC的國際仲裁庭提出仲裁申請,認為仲裁地應該是中國香港。另一方(Z方)認為雙方約定的仲裁地是中國,僅僅指中國內地。ICC仲裁庭認為雙方就仲裁地並未達成一致意見,根據ICC仲裁規則,確定仲裁地為中國香港,仲裁程序適用香港法律。仲裁員於是以香港為仲裁地作出關於仲裁程序的命令。Z方於是向香港法庭提出申請,要求確認仲裁員無權作出此等命令。     法庭判決概要      法庭認為:         1.  如果仲裁地為中國內地,按照中國內地民訴法及仲裁法,由ICC仲裁庭進行的仲裁可能是無效的,ICC仲裁庭作出的仲裁裁決也可能無法在中國內地強制執行。如仲裁地在香港,而按照香港法律,由ICC仲裁庭進行的的仲裁及裁決是完全有效的;ICC仲裁庭在香港作出的仲裁在內地也可以執行。        2.  合同解釋的一個重要原則是:合同雙方不可能意圖訂立一個無效的仲裁條款,法庭在解釋合同條款時,應傾向於選擇能使合同條款有法律效力、可執行的解釋。         3.  無論從地理意義還是法律意義上,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約定仲裁地為「中國」,因內地與香港有不同的法律制度,因而關於仲裁地,雙方並沒有達成一致的明確的約定。根據ICC仲裁規則,仲裁庭有權對仲裁地作出裁決。         4.  根據合同解釋的原則,將雙方選擇的仲裁地「中國」解釋為「中國香港」,從而使ICC仲裁庭進行的仲裁有效,仲裁裁決可在內地執行,必定是合同雙方訂立合同的意圖。因此,ICC仲裁庭作出仲裁地為中國香港不會是錯誤的。    關於該合同中約定的仲裁條款適用的法律(是否為中國內地法、還是香港法)以及該仲裁條款是否有效,Z方原主張該仲裁條款適用中國內地法,因而無效。遺憾的是,因Z方律師選擇放棄這一主張,因為法庭沒有對此作出評論。   說明:本案是原訴法庭判決的,因而並不具有先例的約束力。 判決書原文:點此查看     相關文章: 香港仲裁律師 – 如何在合同中約定香港仲裁條款 香港仲裁律師:香港仲裁作為解決爭議的方式 香港國際仲裁律師:國際仲裁中的費用問題 禁止反言原則 (Issue Estoppel): 拒絕執行國際仲裁裁決的第六項理由? 香港律師閆顯明簡介

Read More »

香港仲裁律師 – 如何在合同中約定香港仲裁條款

July 10, 2014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機構仲裁規則》下的仲裁: 「凡因本合同所引起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爭議、糾紛、分歧或索賠,包括合同的存在、效力、解釋、履行、違反或終止,或因本合同引起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非合同性爭議,均應提交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管理的機構仲裁,並按照提交仲裁通知時有效的《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機構仲裁規則》最終解決。 *本仲裁條款適用的法律為…(香港法) 仲裁地應為…(香港) **仲裁員人數為… 名(一名或三名)。仲裁程序應按照(選擇語言)來進行。 」 註: *仲裁條款的適用法在一般情況下管轄仲裁條款的存在、範圍、效力、解釋、履行、違反、終止及可執行性。其不得取代主合同的適用法律。 **選擇性條款,可約定也可不約定。 若爭議已發生,而當事人間既無仲裁條款,亦未事先訂立仲裁協議,當事人希望依《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機構仲裁規則》通過仲裁解決爭議的,可約定如下: 「以下簽字各方,同意將因(簡單描述已出現或可能引起的爭議、糾紛、分歧或索賠的合同)引起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爭議、糾紛、分歧或索賠(包括任何有關非合同性義務的爭議),提交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按照《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機構仲裁規則》進行機構仲裁。 *本仲裁協議適用的法律為…(香港法) 仲裁地應為…(香港) **仲裁員人數為… 名(一名或三名)。仲裁程序應按照(選擇語言)來進行。 簽字: _________ (申請人) 簽字: _________ (被申請人) 日期: ___________” 註: *仲裁協議的適用法在一般情況下管轄仲裁協議的存在、範圍、效力、解釋、履行、違反、終止及可執行性。其不得取代主合同的適用法律。 **選擇性條款,可約定也可不約定。 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按照《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管理的仲裁: 「凡因本合同所引起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爭議、糾紛、分歧或索賠,包括合同的存在、效力、解釋、履行、違反或終止,或因本合同引起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非合同性爭議,均應提交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管理的機構仲裁,並按照提交仲裁通知時有效的並經《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國際仲裁管理程序》修訂的《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最終解決。 *本仲裁條款適用的法律為…(香港法) 仲裁地應為…(香港) **仲裁員人數為… 名(一名或三名)。仲裁程序應按照(選擇語言)來進行。 」 註: *仲裁條款的適用法在一般情況下管轄仲裁條款的存在、範圍、效力、解釋、履行、違反、終止及可執行性。其不得取代主合同的適用法律。 **選擇性條款,可約定也可不約定。 《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下的臨時仲裁: “ 凡因本合同所引起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爭議、糾紛、分歧或索賠,包括合同的存在、效力、解釋、履行、違反或終止,或因本合同引起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非合同性爭議,均應提交按照提交仲裁通知時有效的《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的仲裁規則》進行的仲裁最終解決。 *本仲裁條款適用的法律為…(香港法) 指定仲裁員的機構為… (香港國際仲裁中心) 仲裁地應為…(香港) **仲裁員人數為… 名(一名或三名)。仲裁程序應按照(選擇語言)來進行。 」 註: *仲裁條款的適用法在一般情況下管轄仲裁條款的存在、範圍、效力、解釋、履行、違反、終止及可執行性。其不得取代主合同的適用法律。 **選擇性條款,可約定也可不約定。 本地仲裁: 「凡因本合同所引起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爭議或糾紛均應提交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按照其《本地仲裁規則》進行仲裁。」 來源: 以上內容, 轉自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官方網站。 相關文章: 香港仲裁漫談(1): […]

Read More »

香港仲裁律師:香港仲裁作為解決爭議的方式

January 25, 2014  |   Posted by :   |   香港仲裁及仲裁执行   |   0 Comments

香港仲裁律師:為什麼選擇仲裁作為爭議解決的方式 仲裁的中立性:如果交易的一方是中國內地商家,雙方約定中中國法院訴訟當然是中方優先的選擇。但交易的外國一方因為不熟悉中國的法律制度,往往不喜歡。仲裁比訴訟能夠更好的滿足交易雙方選擇一個中立地點解決爭議的願望。 仲裁的專業性:仲裁更適合於解決涉及專業問題的案件。在仲裁中,選擇在相關行業或專業領域有一定背景,既懂技術有了解實際商業背景的仲裁員,相比訴訟,能更快、更有效的解決爭端。 相關文章: 香港仲裁律師 – 如何在合同中約定香港仲裁條款 香港仲裁律師:如何在香港執行內地仲裁裁決 香港仲裁漫談(1): 約定仲裁地為“中國”= “香港”? 原訟庭 Z v A & ORS 案簡介 仲裁與調解立法(第三方資助)(修訂)條例草案 的 簡要說明 禁止反言原則 (Issue Estoppel): 拒絕執行國際仲裁裁決的第六項理由?

Read More »

Contact Us